飢餓遊戲 2 小說精品玄幻 全職法師 亂- 第2564章 杀戮摆棋 閲讀

全職法師

第2564章 杀戮摆棋

骑士这个级别,便是8名黑暗剑主,那么后面会摆上什么层次的黑暗暴君??
接下去还有教主、战车、皇后、国王。
这是何等恐怖的实力。
8名黑暗剑主……
2枚骑士棋,便有8名黑暗剑主!
4名黑暗剑主,出现在了一枚骑士位置上!
在敌对“骑士”这个棋位上,出现的正是君主级的黑暗剑主!!
黑暗剑主!!
黑漆漆的铠甲,明晃晃的重剑,骏魔幽火的战马……
莫凡目光跃过暴君地狱三头犬,发现在与阿莎蕊雅、黑霜剑主相应的直线位置上,赫然有几头体格健壮威武邪异的生物。
“又有新的棋摆进来了。”阿莎蕊雅说道。
似乎枷锁一挣脱开,它们就会疯狂的朝着莫凡这里扑来!
暴君地狱三头犬被分配好之后,同样无法离开它们所在的格子位置,但它们六只眼睛里都充满了戾气残暴,隔着这么远的距离死死的盯着莫凡。
可是,禁卫军是棋盘里面等级最低的存在啊!!
一群凛咒地狱三头犬只代表1枚禁卫军??
地狱三头犬的数量越来越多,多到如一支由地狱三头犬组成的军团那般,站立在前方。
本以为一个大地棋格里只会有一只地狱三头犬,就像自己这边这样,阿莎蕊雅、自己、黑霜剑主分别在指定的棋位上,结果莫凡发现一个禁卫军棋位上,竟然有一群地狱三头犬!
“它们就是敌对的禁卫军棋吗,禁卫军棋有8个的话,那……”莫凡正在做推算。
说话之时,那种浅红色的光幕多次出现,一头接着一头地狱三头犬不知从什么地方被转移过来!
網路小說 “禁卫军。”阿莎蕊雅似乎也被地狱三头犬给吼醒了。
以莫凡现在的实力,这种暴君地狱三头犬根本不会是他的对手,莫凡一个人可以打一群。
实力上完全不对等。
不对,不对。
难道这家伙就是对面的“教主??”
“凛咒地狱三头犬!”莫凡在希腊的古典书籍中有见过这种生物,黑暗位面高血统中数量最庞大的物种。
莫凡睁开眼睛,发现在大概相隔有6个大地之格的地方,一头有着三个脑袋,并且全身冒着赤红色溶浆热气的生物出现在了自己直线方向上。
忽然,令人心悸的叫声传来。
“呜呃!!!!”
“呜呃!!!”
好长一段时间,始终没有别的棋子被摆进来。
这个阶段有些小漫长。
……
“放心,我没有你想象中得那么不堪一击。”阿莎蕊雅双眸透着几分锐气。
“好,我过不去你那里,你自己也一定要小心。”莫凡叮嘱道。
“莫凡,赶紧养足好精神,等所有的棋子就位,就是一场杀戮了!”阿莎蕊雅急急忙忙提醒莫凡道。
似乎现在还只是筛选和摆棋的阶段,由于他们过早走出黑暗森林的缘故,这个棋盘上暂时只有他们。
但如果按照阿莎蕊雅说的,黑暗森林是在进行筛选的话,那么陆陆续续从里面活着走出来的人会分别变成其他不同的棋子。
就现在而言,棋盘杀戮大地上非常干净,暂且只有阿莎蕊雅、自己和黒霜骑士。
莫凡皱起眉头。
“嗯,我的黒霜骑士也是骑士棋,但它是在另外一侧。一共有1个国王、1个皇后,2个战车,2个教主,2个骑士,8个禁卫军!”阿莎蕊雅说道。
“你是骑士骑??”莫凡诧异的问道。
莫凡再看向阿莎蕊雅,发现阿莎蕊雅头顶上方的红色浅幕呈现出了一个骑士的图案。
莫凡抬起头看,发现自己脑袋上那个浅红色的光幕,不知道什么时候变幻出了非常立体的形象,造型与国际象棋上的教主棋非常相似!
“棋子,你是教主棋,你看你的头顶上。”阿莎蕊雅说道。
“什么主教??”莫凡也高声回应道。
莫凡满脑子困惑,自从到了这个黑暗位面中后,所见到的和所遇到的,根本无法用正常的方式来思考了,脑子有些转不过来。
“莫凡,你是教主!!”阿莎蕊雅隔着很远,对莫凡高喊道。
莫凡可以活动,但却无法离开这个白色的地格,几乎触碰到边界,马上就有刚才那种血红色的雷电禁制浮现,将莫凡给拍回去。
黑霜剑主却在另外一头,估计有五六公里的距离,看过去变成了一个很小的黑点。
莫凡和阿莎蕊雅相隔有大概两个黑白地格,不算特别的远。
阿莎蕊雅,黑霜剑主却被强行分移到了别的地方!
这里仅仅只有莫凡站着。
莫凡被移到了棋盘底列最靠近中央偏左的位置。
就好像拼图,棋盘在重新拼转,莫凡、阿莎蕊雅、黒霜剑主正被诡异的移动着。
浅红色的光幕越来越大,莫凡和阿莎蕊雅本是原地不动,可忽然间脚下的棋盘地格竟然自己动了起来!
“不出意外,应该是在筛选。棋盘里的一部分棋子将会由我们来组成,然后分别成为禁卫军、战车、教主、皇后、国王这些不同的棋种。”阿莎蕊雅推测道。
“那……那黑暗森林又是什么?”莫凡问道。
他们从骨沙之地开始,就被某种力量给禁制着,只可以前行!
只能够往前行!!!
象棋里,兵与卒不就是只能够往前行吗?
莫凡点了点头。
“禁卫军、骑士、教主、战车、皇后、国王,这是棋盘中的不同棋子。禁卫军,也就是你们象棋里面的兵、卒,怎么行棋的,你应该知道吧?”阿莎蕊雅说道。
“能不能后退,跟这棋盘又有什么关系?”莫凡问道。
“这是杀戮棋盘,现在我明白为什么我们之前在沙骨之地的时候为什么不能后退了。”阿莎蕊雅脸上始终没有恢复血色。
林羽江顏 ……
莫凡和她对望了一眼,阿莎蕊雅似乎知道莫凡要问什么,最后苦涩无奈道:“我们……就是棋子。”
就在莫凡感到非常困惑的时候,忽然一缕诡异的浅红色光幕笼罩在自己和阿莎蕊雅的身上。
既然有棋盘,那应该有棋子啊??
这黑白相间的大地巨格,还真得像一个镶嵌在地面上的棋盘。
莫凡尽可能的让自己看得更远一些。
問丹朱 棋盘??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