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都市言情 銀鴉之主 愛下-第九百三十五章 黑鍾學會?

銀鴉之主
小說推薦銀鴉之主银鸦之主
在亚戈的视野内,那奇异的黑钟之上浮现出了一道道裂纹。
在那日晷般的纹路彻底破裂的那一刻,作为“钥匙”的怀表上,指针陡然倒转了一圈。
怀表之上的指针还在倒转,但是,就在这个时候,一股强大的力量,一股混乱的力量涌现,轻而易举地碾碎了怀表之上的指针。
也就是这个刹那,亚戈的身躯被一股奇异的阴影吞没。
不过,在他彻底被阴影吞没的那一刻,他的视野中,一个朦胧的、熟悉的人影出现在那里,在让亚戈觉得莫名不安的情绪中,对方没有动作,仿佛放弃了行动,就这样注视着他被阴影吞没。
或者说….
离开。
……
敞开的灰白色大门在地面上遮罩出了一片阴影。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从修道院之内,一路延伸往外的灰白色石制阶梯,泛着奇异的光芒。
前一刻意识还被无穷无尽的阴影遮蔽的亚戈,双眼再一次将眼前的光景纳入。
也正是这个时候,刚刚清醒过来的亚戈,听到了一个声音:
“怎么办?我们还要继续探索过去的历史吗?”
过去、历史。
精品都市异能小說 銀鴉之主 南非巨頭-第九百三十五章 黑鍾學會?鑒賞
辨认出这两个词的时候,亚戈下意识地屏住了呼吸。
不过,这时,他也发现了自己的外表,有了些变化。
全身都笼罩在仿佛阴影一般,漆黑晦暗的长袍之中。
而在他的身边不远处,站着一个又一个用包裹严密的服饰遮掩自己身形的身影。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身着类似的黑袍,兜帽边上缀着一根宛如火焰般的奇异羽毛的身影,对着他发出了声音:
“‘噩梦’,你发现了什么?”
意识到对方是在叫自己的那一刻,他思绪微微一滞。
噩梦?
“嗯?”似乎注意到了他这边的状况,在他的前方,一个和周围其他人不大一样,穿着白袍,手提一柄护手有些类似击剑运动中的花剑重剑护手,外侧有两道弯月般的轨迹背向拼合的奇异长剑的高大身影转过身来。
有口皆碑的小說 銀鴉之主 線上看-第九百三十五章 黑鍾學會?相伴
完美,没有缺点,无法渗透。
小說 銀鴉之主-第九百三十五章 黑鍾學會?看書
本能地,亚戈浮现出了这样的判断。
这位足有两米高的奇异白袍人,走到了他的身前:
超棒的都市言情小說 銀鴉之主 txt-第九百三十五章 黑鍾學會?
“‘噩梦’,有什么时间力量的残留吗?”
其他的那些,穿着类似长袍的身影,尽管也都看不到面容,但是,从动作上看,都将注意力转向了他。
亚戈感觉自己的心脏都要跳出来了…..
心脏?
亚戈微微一愣。
此时的他,并没有心脏一说。
很快地,他意识到了自己的身体状况。
他的身躯,几乎完全由阴影构成,由那种仿佛梦境般虚幻的阴影构成。
而就在这个时候,另一边,一个穿着同类黑袍,但是弥散着强烈的暗红色气息的男人说道:
“比起研究什么历史,我觉得我们更应该找机会离开。”
“我们被围困在这里,教会的那些疯狗也不可能都等在外面。”
“他们肯定会想方法进入这里,那么,我们需要做的,就是趁他们进来的时候,离开这里。”
和其他人有些不太一样,亚戈能够很清楚地辨认出对方是男性。
或者说,其他人的连是男是女的情况,都被以某种手段遮掩了。
“哪有这么简单。”另一个声音回应道,“那群家伙能够在不知不觉的情况下把我们都诱导到这里来,怎么可能会那么轻易地留下那么大的漏洞?”
发声者,是个给亚戈无比诡异的感觉的…..人?
尽管对方身上也穿着一身样式近似的黑色长袍,但他观察对方的时候,却诡异的发现,对方身上有很多“部位”是“重复”的。
更准确的说…..
亚戈的感知,仿佛被什么力量折射了一般,原本应该观察到对方全身的感知,在一些部位,被乱序地折射向其他的部位。
甚至……
亚戈所感知到的,其中一些特征,就来自于现在的他——
仿佛陷入了无穷无尽的、螺旋向下的黑暗阴影之中。
似乎是察觉到了亚戈的“视线”,这位连感知也能够折射的黑袍人,向着亚戈看来:
“‘噩梦’?你该不会又在做梦吧?怎么说?像上次一样,做出几个我们梦中人吸引火力?”
这时,另一人接话道:
“能行吗?上次虽然侥幸成功了,但是,很快也被识破了,那群白袍有了焰生种的能力,在认知领域上,除了盛宴女皇,其他人想要和他们对抗太困难了。”
仿佛单口相声般,这个身材略显瘦小的、同样笼罩在黑袍中的身影,发出了两种不同的声音:
“该死,也不知道那些巫师到底搞了什么,怎么会连深渊里的那些东西跑出来都没注意到,怎么不再死一遍啊。”
前半句是温和的、有些怯懦感的男声,后面那些情绪有些激动话语,则来自一个女声。
優秀都市言情小說 《銀鴉之主》-第九百三十五章 黑鍾學會?分享
在对方那有些诡异的、手舞足蹈般的动作中,亚戈看到了从对方长袍下伸出的两只手,在身前交叉。
仿佛对抗,又像是更亲昵些的玩闹动作。
而亚戈注意到的是,在这两只手上,无名指上都分别带着一只奇异的戒指。
是对戒。
在亚戈做出判断的时候,一股震动,忽地泛开。
在场,在亚戈周围的十一个人,在这一刻,都忽地向后退去。
亚戈也做出了同样的动作——甚至比起这些人都要快一步。
因为,亚戈能够看到,在他们身上重叠的阴影,做出了后跃退避的动作。
而其他人,对于亚戈这早了些许的,也似乎并不觉得奇怪。
那有根火焰般的羽毛从兜帽中延伸而出的黑袍人,这时忽地喊道:
“在左边!”
几乎是同一时间,亚戈看向了左侧。
从灰白的修道院墙体之上,一个仿佛火焰般的诡异人影钻了出来。
灼热。
也几乎是亚戈做出这种判断的时候,他忽然感觉到了一股致命的灼热感。
他的心灵,他的意志,陡然被一股不明来源的烈焰吞没、灼烧。
但是……
在心灵焚尽的恍惚感中,亚戈就像是扯动了什么一般——
仿佛锁链卷动的声音中,这股炽热的烈焰,瞬间消失。
戏命师之牌。
亚戈的感知中,一样熟悉的事物,浮现而出。
“收藏家”的能力。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他听到了一句话:
“只派你们这些东西过来,就想要覆灭我们黑钟学会,有点太痴心妄想了吧?”
黑钟学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