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貞觀俗人 起點-第1042章 面具分享

貞觀俗人
小說推薦貞觀俗人贞观俗人
洛阳,东宫。
秦琅接太子令入东宫觐见。
远远的,承乾便亲自站在殿前侯着,看到他过来,甚至立马一瘸一拐的走下台阶来相迎。
“承乾拜见先生。”
太子的这异常举动让秦琅觉得很是惊讶,赶紧小跑着上前拜见,“殿下就在殿上便可,臣上来拜见。”
承乾却仍然下阶来。
两人在殿前台阶中间会面,秦琅扶着承乾,承乾却笑道,“这条腿虽然瘸了,可走路已经没什么问题了。”
承乾挽着秦琅的手臂一路进殿,甚至要拉他同榻并坐。
“臣不敢。”
承乾跟换了个人一样,不再是先前长安城里的那个太子,也不是陇右那个戾太子,满面堆笑,让秦琅觉得有些不自在。
“请老师先受学生一拜。”
承乾起身就要对秦琅大礼参拜,秦琅拦都拦不住,承乾非要拜。
“若非老生,承乾此刻只怕已是废人庶民了,多谢老师力挽狂澜,承乾感激不尽。”
这客气的样子,秦琅真的很不习惯。
秦琅侧身让过,很谨慎。
“殿下,这是臣应该做的。”
承乾起身仍挽住秦琅的手坐在榻上,“这世上啊,哪有那么多什么应该,算了,不说这个了,今日请老师前来,主要是想请教老师,如今我们师生再次共事,接下来孤要怎么做,还请老师教我。”
秦琅都为眼前的这个承乾惊的说不出话来,这个转变也太大了。以前的承乾更真实,现在的承乾,给他的感觉那就是已经戴上了一层厚厚面具的人。
他已经开始伪装自己,隐藏真实的自己了。
真不知道这是好还是坏。
“孤现在领河南牧,如今也来这东都洛阳了,孤还是想做点事情的,只是千头万绪不知从何处着手,老师现在又是东宫太子詹事再兼河南府尹,所以想请老师指点赐教。”
这样子,还真像当年承乾初领雍州牧时的样子。
只是时移事易,再回不到从前了,就如同爷俩的关系,当年的坦诚赤心,如今却又都戴上了面具。
“殿下,臣听闻裴侯郑三人皆染病暴毙?”
承乾脸上的笑容僵硬住。
良久,承乾叹了口气,他拉着秦琅的手叹声道,“卫公是我老师,这些事情我也不瞒着,其实孤很清楚,相信卫公也清楚,她们不是染病暴毙,是被圣人所杀。”
“殿下?”
“我心如明镜,圣人也并没想瞒我,只是并没有把纸捅破。”
“还望殿下能够····”
“能够以大局为重是吗?哈哈哈。”承乾大笑几声,笑的眼泪都出来了,“我明白,我都明白,经历了这一切我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呢,我就算是太子,是十二年储君,那又如何?圣人又不只有我一个儿子,太子能立也能废也能换,所以我其实什么也不是,以前是我太高看自己了。”
“殿下不要妄自菲薄。”
“是事实如此,以前我太过任性了,所以如今我得承受这些,我没能见到母后最后一面,遗憾终身,我保不住自己心爱的女人们,甚至如今连自己的儿子我都失去抚养的资格,还有这腿,瘸的也是自找的,是我不听劝,是我不懂事,所以我理所应当的要受到这些惩罚,我明白,都明白了·······”
熱門言情小說 貞觀俗人 線上看-第1042章 面具鑒賞
“你不用安慰我,我现在很坚强,这些对我来说,都压不倒我了。我会把对对母后的思念放在心中的,我会做一个好太子,做一个你们心中的好太子,我会以此来告慰母后的在天之灵的,不会让她失望的。”
秦琅突然有些心疼,承乾终究不过是个二十岁的年轻人,谁又没年轻过,谁年轻不犯点错。
皇帝这次杀裴侯郑三妾,做的有些过火了,这是让父子关系进一步隔阂。
“你不用担心我,我也不会担心三个孩子,都会很好的。”
“我们还是来聊一下,我如何做一个好太子,做一个大家都能接受和喜欢的太子吧,让我来弥补一下我前几年放纵犯下的过错。”
“卫公你说,我要从哪开始?”
秦琅有些心不在焉,来之前还真没想到是这个样子。
“首先向圣人请旨,大赦天下。”
“再请旨免除关内、河南两道今年的地税,。”
“再其次对河南府二十县的孤寡给予救济,对贫困百姓出台政策重点帮扶·····”
承乾很满意的点头。
秦琅离开东宫时,承乾又一直送到了宫门外。
回到了履道坊竹园,皇帝的使者已经在候着了。
皇帝降旨。
卫国公秦琅进封魏国公,将魏王李泰道术坊的那并两坊之地的魏王府和旁边占地三百亩的魏王池皆赏赐给魏国公秦琅,以后便是魏公府和魏公池,那条大堤也可改名魏公堤了。
增实封食邑通前共三千户。
传旨的内侍对秦琅十分客气,这位如今可真是炽手可热,红的发紫啊。如今朝野谁都始料不及,圣眷正隆的魏王本来已经距离储位仅一步之遥,却在这个时候被秦琅一把扯下马来。
随着皇长孙被加封为秦王、领雍州牧、长安行台尚书令、左卫大将军等职,而太子承乾也领河南牧来到洛阳,可以说储位之争如今已是尘埃落定。
秦琅由卫国公改封魏国公,加了食邑,圣人还把原赏赐给魏王的洛阳大宅和池子都赏给秦琅,谁还不明白,这位现在已经是圣眷更胜从前了。
大唐魏国公这个爵位可不简单,开国之初是封赏给宰相裴寂,这可是武德第一人臣,执掌相位近十年。玄武门之后,在贞观新朝被清算,魏国公爵位被夺。
此后皇帝将此爵封赏给心腹宰相房玄龄。
房玄龄由邢国公改封魏国公,但不久房玄龄坐事夺官削爵,虽然很快再次起复,但起复后皇帝却改封他为梁国公爵。
魏国公爵位就此空置。
就房玄龄的三个爵位来说,邢魏梁,邢无疑最小,邢属于周朝的五十三个姬姓国之一,西周周成王封周公第四子姬苴(邢靖渊)于邢国,也称井方国,春秋未年,邢国衰弱,邢君南迁,亡于卫国。
魏国则是战国七雄之一,也是春秋五霸。
而梁也是魏国的别称,因为魏国的国都正是大梁,梁魏,都靠近房玄龄的家乡齐州,但明显,魏国公肯定比梁国公要更强一些。
毕竟大唐的王公爵位封号里,基本上都还是沿用的春秋战国时的古国名,排序也是按诸国大小来排的,秦魏,齐楚,燕赵,晋鲁,吴越,等都是排在前的,蜀王代王等肯定就排在后面,国公爵位也是如此。
秦琼最早封翼国公,历史上也是有翼国的,只是非常小的方国,这是秦琼在武德四年以平王世充之功而得的爵位,当时秦的官职也仅四品。后来历史上秦琼改封胡国公,胡国虽也是小国,但比翼国可要大的多。
程咬金的宿国公改卢国公也是如此。
秦琅之前封卫国公,卫国在小国中已经算是较大的了,但也还是属于小国名,跟魏国公当然不能比。
精品玄幻小說 貞觀俗人 線上看-第1042章 面具鑒賞
使者拿着秦家的礼物笑呵呵的刚走,又一拔使者来到。
皇帝晋封秦琅为检校中书令,仍知门下省事。
赵国公长孙无忌这次也算是沾了光,正式去掉了检校二字,成了真正的中书令。
如今中书令和侍中二职,皆被皇帝提升为正二品职,从原来的正三品提到正二品,而左右仆射依然是从二品不变,这么一来,中书令和侍中这两个中书和门下的长官,也算是名符其实的成为了宰相之首,左右仆射这两个尚书省主持行政执行的主官,已经不如从前。
秦琅原本检校侍中,这次改检校中书令,可又仍知门下事,实际上便成了中书省和门下省的长官,而二省又各有中书令长孙无忌和侍中魏征正牌长官在,秦琅实际上就成了二省内仅次于二人,又凌驾于几位中书侍郎和黄门侍郎之上的存在。
一人跨两省。
又兼东宫太子詹事,摄河南府尹。
不过秦琅有些奇怪的是,既然留他在洛阳,为何他身上的使职还未免去,岭南九府经略,南中宣抚这两使职不去?另外他的那广州、镇南大都督,通海都督职不免?
秦琅现在是开府仪司三司、同中书门下平章事、检校中书令、知门下省事、兼太子詹事、摄河南府尹、加崇贤馆大学士、集贤殿大学士、兼修国史,岭南九府宣抚经略观察处置使,兼节度南中宣抚经略观察处置使,使持节都督广州诸军事、广州刺史,使持节都督镇南诸军事、交州刺史,兼使持节都督通海诸军事、通海刺史,世封使持节都督武安州诸军事,开国辅运天策元从协谋奉天靖乱功臣、上柱国、魏国公、长乐驸马都尉。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头衔长的吓人,堪称朝中第一人。
秦琅入宫面圣谢恩。
刚要拜礼,李世民军手,“免了,承乾刚召见到东宫,说什么了?”
秦琅把经过一说,本来有些焦躁不安的李世民倒是愣住了。
“你没骗朕?承乾没发怒?真有这么安静?”
“殿下说他已经醒悟,明白自己过去这几年错了,如今想要好好改过,刚召臣去便是特意询问要如何在洛阳重新开始做一个合格的太子。”
“这小子终于开窍了,早知如此,朕又何必杀他三妾,哎。”
“怀良,你说朕该如何处置天牢里的侯君集?”皇帝望向秦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