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言情小說 白骨大聖 txt-第361章 老道士亂點鴛鴦譜相伴

白骨大聖
小說推薦白骨大聖白骨大圣
要说整支队伍里体力消耗最少,也最轻松的,非老道士莫属了。
所以四肢空闲,精力充沛的老道士,还保持着头脑活跃的思考能力。
看着队伍士气降得厉害,大家一路上更加沉默寡言,就像是为了赶路而单纯赶路,还能保持大脑思维活跃的老道士,就想找些能鼓舞队伍士气的话题,让大家不要对人生太悲观,不要轻言放弃。
可绞尽脑汁,老道士也想不到什么话题既能鼓舞士气,又能治愈人心,让大家积极向上,阳光乐观面对人生的话题。
被削剑背在背上的老道士那叫一个发愁啊,直到队伍走不动,大家再次停下重新思考办法时,老道士目光注意到红玉姑娘身上。
脸上涂满厚厚胭脂香粉,脸色跟个纸扎人一样苍白的红玉姑娘,似感受到目光,淡看一眼老道士。
面对比尸脸还瘆人的红玉姑娘,老道士强忍着后脖颈凉飕飕寒意,两眼里露出慈祥和蔼目光:“既然第五幅壁画已经预言到我们会出去,天无绝人之路,千年的仙人说不定早已给我们留下一线生机,只是我们暂时忽略了细节,暂时还没发现,老道觉得大家不应该这么早就放弃求生希望。”
“就好比是红玉姑娘,虽说盗墓一行常年接触尸气、阴气、葬气,久病成疾,基本都活不长,还可能断子绝孙,失去生孩子能力……”
老道士原本还要滔滔不绝,结果被红玉姑娘一个冷眸恐吓得一脚刹住话茬子,咳咳干咳一声后改口道:“天妒红颜,红玉姑娘即便英年早逝,也不认命,巾帼不让须眉,依旧忙活着活人的事,相信红玉姑娘这趟来洞天福地,肯定是排除万难,想在圣人道场里找到回魂还阳的方法?”
“难道我们几个带把的大老爷们胆气还不如一名柔弱女子,这么快就认命了吗?”
“红玉姑娘你就跟我们说说你如何与天斗,死人忙活活人的事。”
晋安被老道士给逗乐。
心想老道士又要开始葫芦卖什么药了?
红玉姑娘那张厚厚粉霜的白面看了眼老道士,倒是没有怪老道士拿死人开玩笑的事,她先是沉默,然后声音落寞的说起自己事:“老道长有句话说得没错,我一个死人走在阳间,就是一直在忙活人的事,想找到回魂还阳方法。”
“你们有听过《鲁班书》下册阴册的七星续命灯吗?”
这下是在场的人都面露震惊看着红玉姑娘,老道士瞠目结舌道:“红玉姑娘,你这死而复生,莫不是练成了禁书《鲁班是阴册》里的七星续命灯?”
“老道我听说像这种偷天换日奇术,每逢千年才能诞生一缕异数,红玉姑娘你就是那个千古奇人?”
难道在场人都那么一脸震惊表情。
每千年才能有一人成功,足可见此术的难度了。
要不然千古那么多帝王,早就都能续命十二年了,然后十二年又十二年,也就不会有那么多分久必合合久必分的历朝历代了。
玉姑娘沉默。
她摇头:“不是,我并没有练成七星续命灯。”
“你们知道我是怎么死的吗?”
红玉姑娘声音低落的自答自话:“我们费尽千辛万苦打听到一座前朝三品大员的陵墓,但那次我们阴沟里翻了船,那是个疑冢假棺的假陵墓,更是一个十死无生的绝地。”
“当我们找到主墓室时,那里并没有我们想要的东西,只有一口竖着聚魂旗的棺材,棺材里也不是那三品大员的尸体,而是一具穿着嫁衣被活活封死在棺材里下葬成为那官员的几个疑冢假棺之一,棺材内布满了许多指甲抓痕。”
“含恨而死的人,喉咙会喊着一口怨气,所以喉咙比常人略粗一些,再有阴气滋养身体,所以死而百年不腐。”
“当时我们一开棺,看到棺材里红嫁衣女人时就知道大事不好,但还是迟了一步,我们是第一个开棺的人,即便事先做了防备,戴上面巾,但我们呼出的气还是被棺材里死人吸了口阳气,当即就起了尸。”
“那是一个很混乱的场面,虽然最终打散了女尸体内的怨魂,但我们也死伤惨重,付出了极其惨重代价。最后我不得已,借尸还魂,开始踏遍各地山川,寻找七星续命灯回魂,但七星续命灯之法没寻到却刚好碰到这次洞天福地开启,我曾跟一位落魄道士合伙过一段时间,了解到在道门中有门‘屍解仙’奇术,于是就有了现在这一幕。”
红玉姑娘的自身故事的确挺励志的。
人死了还一直在忙活着活人的事,不肯认命服输,誓要与天地争一线生机。
一开始大家都挺感动的,队伍士气恢复了些,可接下来,大家怎么想怎么不对味。
聚魂旗?
女尸?
死伤惨重?
不得已?
借尸还魂?
此时,祁老头、邬氏兄弟全都觉得一股寒意从尾椎骨直冲脑门,都有些头皮发麻了,当他们再看眼前这位一身尸气,需要用浓浓胭脂香粉味掩盖身上味道的红玉姑娘时,不敢细思下去了。
倒是晋安,荤素不忌的乐呵问道:“那红玉姑娘,你到底是男是女?”
红玉姑娘眸子瞥一眼晋安,没有回答,嗯,那一瞬间回眸没有女子娇柔害羞,只有生死看淡的平静。
老道士一脸愁眉苦脸,他想借红玉姑娘的励志故事,激励队伍士气,可他发现这个励志故事他有点不对劲啊。
励志大家大老爷们变女人?
想想就有点蛋寒。
感情他们队伍里就没有一个女人?
祁老头和邬氏兄弟此刻也是有些怨念看着老道士,他们现在全身鸡皮疙瘩竖起,只觉这不男不女的红玉姑娘比什么邪祟煞尸都阴气重。
见过大世面的晋安,倒是不会性别歧视,甚至还有点一番另类体验的新鲜感。
所以他能泰然跟红玉姑娘交流:“红玉呃姑娘,你就算真找到七星续命之术或屍解仙之术,你前生已死,又怎么重新回魂还阳?莫非你是对现在这具女尸还很满意,打算以此女尸回魂还阳?”
晋安目露好奇。
哪知红玉姑反而奇怪看着大家:“谁告诉你们我死了?我只是肉身重伤难愈,无法苏醒,一直让门中徒子徒孙帮我照看着肉身,用药液、米粥帮我吊着一口气,等我寻到回魂还阳之法回去。”
“!”
老道士嘴角肌肉抽抽。
感情这还是位老大爷。
那他以后是该称老哥哥?还是老姐姐?老道士那叫一脸纠结啊。
然后他又看看红玉姑娘,又转头看看削剑,心里偷偷嘀咕一句,怎么干盗爷这行的就没有一个正常?
果然是因为经常下墓,一身阴气太重了!老道士得出结论。
能得到罗庚玉盘碎片,得到通道名额,果然每人都有一个不简单故事。
他原本见红玉姑娘人挺好的,一路上性格稳重,不像祁老头和邬氏兄弟那么咋咋呼呼,除了比较费胭脂香粉外并没有别的太多缺点。最关键是还跟自家削剑是同行,都是干刨坟掘墓的事,削剑也年龄不小了,也是该成家,打算当个媒人促成一段姻缘来着。还好,他老道办事稳妥,没乱点鸳鸯谱,不然就要误了削剑一辈子的终身大事,小兄弟事后还不得拿两颗沙包大的拳头锤死他!
老道士心里庆幸道。
不过被红玉姑娘的惊悚身世一吓,大家一直转圈的麻木神经算是一张一弛间,得到了些清醒,然后队伍继续上路。
可这次并没有走出多远,削剑的身子突然站在悬棺上不动,这异常举动引起众人注意。
“师父,我刚才好像听到有人在喊我们?”削剑打量周围。
“该不会这里也有…喊魂吧?”
老道士第一个念头想到的就是死人经那回经历。
削剑很肯定道:“并不是喊魂,是徐道士的声音。”
“徐道长?”
“徐安平?”
晋安和老道士同时一怔。
“师父你们没有听到吗?”
削剑见其他人摇头,那张活人死相的脸,盯着身后一处方向:“现在又听不到了。”
难得绝处逢生,大家都催削剑再仔细听听,他们不急,可以慢慢等他,但削剑连换几口悬棺后,最后摇头说再没听到了。
接下来,削剑提出想独自去探索,重新寻找声音来源,但被晋安毫不犹豫拒绝。
现在他们虽然被困在这些四面悬棺阵里,但好在人员都齐,大家都还活着。
大不了他们一起往回走,既然能听到一次,就能听到第二次,总能再次听到徐安平声音。
这次往回走出一段路,削剑再次停下身子,他再次听到来自徐安平的模糊声音,声音很小,隐隐约约在耳边响起…但是这次的声音并非从脚底下传来,而是来自头顶上方的。
“怎么回事,我们好不容易下到底下,怎么这次又换成声音在我们头顶上方了?小哥,你有没有听错了?”
邬氏兄弟忍不住抱怨一句。
见有人怀疑削剑的专业性,老道士立马就不服气了,当即为削剑打抱不平的冷哼道:“又不是我们拿刀架在你们脖子上,强逼着你们跟来的,是你们非要死皮赖脸跟过来的。”
“小兄弟,咱们爷仨走我们自己的,不用搭理一些聒噪。”
在奇门遁甲与盗墓研究方面,还是老道士和削剑属于专业,所以晋安从不在自己弱势方面因为好面子而瞎指挥,而是选择充分相信五脏道观的每个人,所以当削剑说这次声音是来自头顶上方时,三人没有耽搁的马上上路。
或许是因为同行气质的莫名吸引力吧,红玉姑娘选择相信削剑,路上并没有提出任何异议,削剑往东,她也跟着往东,削剑往西,她也往西。
这时候邬氏兄弟俩也都厚着脸皮的赶忙道歉,说是他们有眼无珠,刚才是身处绝境说了些胡话,一个劲道歉,继续厚脸皮跟上来。
这时候大家被眼前这个四面悬棺阵折腾得已经没了脾气,都想着尽快找到出口,不想把体力浪费在无关紧要的事上。
但这邬氏兄弟在一路上实在是吵得耳膜刺疼,尤其是会让大家分心,错过徐安平声音。
走在前头的晋安,脚步一顿,他面无表情的看着险些跟他撞上的邬氏兄弟:“我给你们讲个小故事吧。”
看着站在头上悬棺,手握石弓,眸子寒光闪闪盯着自己兄弟二人的晋安,不知道为什么,邬氏兄弟俩突然有种背生寒芒的危机感,嘴里还在喋喋不休的话被吓一顿。
他们被晋安盯得头皮微微发麻,虽然不知道晋安为什么突然爱心泛滥的要给他们讲笑故事,但他们早已经过了听小故事入睡的孩童时期,而且现在这个环境他们也没心听什么小故事,于是二人拒绝好意道:“不,不用了吧,我们现在只想尽快找到出口,暂时无心听小故事……”
“小哥你的这份好意,我们哥俩心领了。”
邬氏兄弟还有些莫名感动。
结果,晋安霸道拒绝道:“不,你们一定想听小故事!”
声音铿锵有力。
眸子里寒意更深了。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丝毫不容拒绝。
啊?
邬氏兄弟有些傻眼了。
“那,那小哥你讲吧。”邬氏兄弟被晋安眼神吓得缩了缩脖子,凉飕飕的。
虽然不知道对方为什么一定要逼他们听其讲小故事,但邬氏兄弟结合一路上的晋安奇怪言行举止,再加上现在这个环境莫名其妙要讲什么小故事,已经认为晋安脑子方面有点不正常。
所以等下不管对方讲什么小故事,他们都只管拍手叫好就行。
晋安:“从前有只苍蝇,一直在我耳边嗡嗡嗡嗡嗡的吵,最后被我啪的拍死了。”
邬氏兄弟:“?”
自从听完晋安的小故事后,俩兄弟在接下来的路,果然老实多了,一路上离晋安远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