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都市言情 我娘子天下第一 愛下-第八百八十九章願者上鉤鑒賞

我娘子天下第一
小說推薦我娘子天下第一我娘子天下第一
月色朦胧,一轮明月高挂。
三公主闺房之中,柳明志正端着一碗莲子羹一勺一勺的朝着三公主口中送去。
起初三公主以身体不适,胃口不佳的借口不愿意进食,最后翘臀上挨了几巴掌,加上柳大少不时凌厉的瞪上一眼,佳人这才不情愿的被夫君服侍着喝起了温粥。
柳明志吹了吹汤匙中的粥水,看着身着轻薄亵衣披着一件罗衫依靠在软垫上神色憔悴的佳人,心里也有些酸楚。
他何尝不明白三公主真正的病根在什么地方。
可是如今诸事皆成定局,说什么都为时已晚。
知道他一时无法从自己造反的事情中走出来,也只有以后慢慢的开解她了。
“嫣儿,千般不是,万般过错都是为夫的不对,你看在咱们夫妻多年的情分上,一定要保重自己的身体。
你现在这个样子让为夫怎么能放心呢?”
柳明志也不觉得说这种软话有什么丢人的,夫妻之间相敬如宾,百般恩爱,看着彼此的情绪说点宽慰人心的话并不是多丢颜面的事情。
什么君王颜面。
自己首先是这些娘子的夫君。
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
一屋不平谈何平江山。
听着夫君宽慰自己的话,三公主噙着粥水眼泪再次不争气的滑落双颊之上。
“晔….晔儿还活着吗?”
“活着,为夫可以对天发誓,没有动他分毫,为了天下再起波澜,为夫夫不否认将其软禁了。
可是他现在的日子依旧是锦衣玉食,过着普通百姓想都不敢想的生活。”
“真的?晔儿真的还活着?”
柳明志看着三公主怀疑的目光,低头瞄了一眼几乎见底的粥碗,抬手放在了床边的矮柜上,动作轻盈的坐到床头,将三公主揽入怀中紧紧地抱了起来。
精品都市异能 我娘子天下第一笔趣-第八百八十九章願者上鉤看書
“为夫怎么会骗你,又怎么舍得骗你!
昔年你以抚正平妻的身份委身下嫁给为夫,过门以来,从来没有端过自己金枝玉叶的架子。
为夫又不是瞎子,这些全都看在眼里。
为夫也知道你冰雪聪明,蕙质兰心,很多事情眼明心亮的很,就是装着不说而已。
不外乎是担心强了韵儿柳家长妇的风头,让为夫跟你们众姐妹之间起了波澜。
嫣儿,你做的一切为夫都知道。
可是咱们之间是夫妻,为夫跟李晔之间是君臣。
朝堂之上的事情于情于理都不该跟咱们家中的私事牵扯上关系。
事情到了如今的地步,大局已定。
为夫心里再觉得亏欠你也回不了头了。
只希望嫣儿能够理解为夫的苦衷跟不得已。
咱们夫妻之间继续恩爱下去。
好嫣儿,为夫不会放开你的,看开一点好吗?”
柳明志的话让三公主失声痛哭起来,娇躯趴在柳大少怀里不时的颤动着。
柳明志轻轻地抚着三公主的后背,脸色同样有些低沉。
“哭吧,大声哭吧,哭出来就好受了。”
房中断断续续弥漫着三公职压抑的哭泣之身,直至烛火燃烧了一小半。
柳明志小心翼翼的给哭累了陷入酣睡的三公主抹了抹眼角的泪痕,盖上了薄被之后这才轻悄悄的退出了佳人的闺房。
内院凉亭之中,柳明志看着坐在凉亭里默默的喝着酒水的安狗儿径直走了过去。
“江河!”
“大哥!”
“不用起来,继续坐着。”
“好,大哥你也坐!”
柳明志将顺手捎带出来的粥碗搁在了石桌上,走到亭栏下的长椅上换了个舒服的姿势,瞧着二郎腿斜倚着坐了下来。
“前些日子忙于攻城之时,也没有来得及问你西洋诸国的情况。
如今终于是清闲了下来,给大哥说说现在西洋诸国的大致情况如何。”
安狗儿沉默着整理了一下思绪:“这次小弟巡视西洋,宣扬我朝天威,比起前两次来说,多结交了三十九个海外番邦……………”
安狗儿默默的讲述着自己统领船队总体官兵在海洋上种种惊异离奇的经历,令柳明志这位后世之人都不时的露出几分愕然的神色。
超棒的玄幻小說 我娘子天下第一-第八百八十九章願者上鉤相伴
柳明志作为一个听众,也适时的配合着安狗儿的倾诉。
“这个日不落帝国的船队实力虽然比起咱们大龙的船队有所不如,可是规模也不容小觑。
这些洋人的身材高大,所使用的兵刃快有咱们汉家儿郎的肩膀高大了。
若非火炮在手,在日不落国小弟险些吃了个暗亏。”
柳明志了然的点点头:“他们的战斗力情况如何?比之我大龙将士孰强孰弱?”
“这个小弟还真不好说,去除咱们大龙将士有功夫底子的弟兄,普通将士拿出来单打独斗还真不一定是那群傻大个的对手。
最显著的一点就是体力跟身高上的差别。
修炼过拳脚功夫的将士自然不用说,一个打他们三五个不是问题。
可是这样的精锐将士在船队官兵里面终归只是小数目而已。
整体实力的话还是我大龙将士这边更胜一筹,比如说小弟率兵官兵在日不落国屠…….嗯哼……….征讨他们的时候………”
“屠城了就屠城了,都传到朝廷这边了,你还有什么不敢承认的。”
柳明志没好气的打算了安狗儿的话语,不过语气中却并没有真正的责怪之意。
安狗儿悻悻的笑了笑了:“大哥,是他们日不落国的将士不讲武德,不宣而战先偷袭咱们大龙船队官兵将士的。
火熱連載小說 我娘子天下第一-第八百八十九章願者上鉤熱推
这点我保证没有说谎,不信我可以找来谭海清跟随军录事他们来当庭对质!”
“行了,事情过去了也就过去了,不过屠城这样的事情少干,先不说是否有伤天和,万一让那些跟随船队回大龙的西洋诸国使者见到了不好收场。
我不是埋怨你屠城,而是希望你能以大局为重。”
“是是是,小弟明白!”
“接着说说他们的总体战力吧!”
安狗儿的脸色忽然变得有些怪异起来:“整体兵马的战力….啧啧………小弟说出来怕大哥不信。
大哥没去过西洋诸国,不了解他们讲究一种所谓的骑士精神。
开战之前还要讲究所谓的礼仪。
不是咱们大龙开战之前的那种下檄文,劝降不成再正式交兵。
他们的那种礼仪就是……就是….就是有种脑子缺根弦的感觉。”
柳明志看着安狗儿纠结的神色,思索了一下挑着眉点点头。
“是不是跟春秋之时礼仪没有崩坏之前一样,交兵之时你来我往,不像你死我活的拼杀!”
安狗儿猛然拍了一巴掌:“对,大哥一句话说道正点上了,还真是这个样子。
如今我大龙用兵,八成智取敌军,两成武力碾压,尽量减少我方将士的损失。
西洋诸国那种你打我一下,我打你一下的用兵方式,孙子的孙子,孙子的子子孙孙都不用了好不好,简直跟小孩子过家家一样。
不过也不全是,有些蛮夷还是有脑子的。
很多稀奇古怪的用兵手段可谓是防不胜防,不过并非不可敌之。
有的蛮夷还是很有好的,比如拉罗利国这个人数只有二三十万的海邦。
小弟一如既往的穿的衣衫褴褛跟贸易的官兵登上了拉罗利的疆土,一成不变的一块金砖塞到了拉罗利国的国王手里。
跟其他一些见钱眼开国王,城主相比,他非但没要金砖,反而回赠了我们大量的特产,后来在露娅的翻译下我才明白,原来是因为咱们的货物丰硕了他们城邦百姓的生活。
看着那些不通王化却心性质朴的蛮夷,小弟对他们还挺有好感的。”
“海洋上漂泊期间,有没有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
安狗儿重重的点点头。
“有,而且不止一次发生了。
这些西洋人对咱们大龙的海图,指南罗盘,火炮,以及武功密集十分的上心。
回航这一路上,小弟的总兵官船舱,不知被多少有心的西洋人涉足了!
小弟也很多次都在杀鸡儆猴,可是那些西洋人依旧前赴后继的前去船舱行窃。”
柳明志猛然坐直了起来,神色凝重的望着安狗儿:“没有被得手的情况吧!”
“大哥放心,海图跟指南罗盘可是船队全体官兵在西洋上的立足之本,火炮更是我们震慑西洋诸国的利器,小弟岂会让他们得手了去。
真正的海图小弟一直都随身携带。
指南罗盘有副总兵谭海清监管,火炮不用的时候没有我的总兵令牌任何人不得靠近。
那些西洋人眼热,可是却决然没有得手的可能。”
柳明志这才松了口气,再次慵懒的斜靠下来。
“我让你寻找用铁铸造的海船,有没有苗头?”
“没有,从始至终小弟都没有找到关于铁铸海船的传闻,当我隐晦的询问那些国王,城主,邦主的时候还被他们当做开玩笑嘲讽了几次。
大哥,西洋八成化外蛮夷的国家小弟都了然于心。
海上航线也清楚的记录在海图之上,国家的国力也在随军录事的史册上详细的记述着。
你看是不是该……..”
柳明志看着安狗儿在脖颈上轻轻一抹的动作,以及眼中的询问之色抬手轻轻地揉着太阳穴。
“你方才说的那个充满友善的拉罗利城邦,你下得去杀手吗?”
安狗儿一怔,不由得沉默了下来。
“我………”
柳明志轻轻地站了起来,背手凝望着夜空中皎洁的月色。
“你知道,我也知道,你船队总官兵六七万人,西洋诸国任意一个邦国都不是大龙船队的对手。
可是你想过没有?
是人就没有无敌不死的存在。
西洋不比陆地之上,可以及时补充兵马。
可以说,在海洋上你们折损一员将士,就少一员将士。
积少成多,你们船队的兵力只会越来越少。
还有一点就是粮草消耗的问题。
你们全体官兵一个月的粮草消耗最少也得十万两左右。
在临近我大龙的周边海洋小国还行,一旦深入西洋。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可就不是消耗多少银两,而是纵然有粮草却能不能供应的上的问题了!
和平共处之时,你们还可以就地在西洋征调粮草,一旦开战,不说粮草,补充淡水就够你发愁的。
攻下容易,令其心悦诚服难啊。
稍微出点差错,给你使点绊子就会令你们全军覆没在西洋之上。
小十万兵马啊,就算只有一成的危机,咱们都不能冒险前行啊!”
“而我让你在西洋诸国做散财童子,故意示弱与人,不但会筛选出真正的狼子野心之流来我大龙寻找财富。
还会让西洋真正不希望战争的人无法搅入其中。
再者我们是本地作战,而敌人是跋山涉水的疲惫之师。
以逸待劳的结果不用我说你也明白。
先歼灭他们前锋的疲惫之师,再展望西洋本土。
到时候他们本国的力量不能说没有,也不足以为虑。
而且还给了朝廷凝聚民心,开疆扩土的机会!
换而言之,师出有名,兴全国之力开拓西洋不怀好心的蛮夷。
这就叫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
安狗儿目瞪口呆的看着柳大少,此时他终于明白大哥让自己在西洋当散财童子且示敌以弱的真实目的了。
非常不錯玄幻小說 我娘子天下第一 ptt-第八百八十九章願者上鉤
“大…..大哥你心也太黑了吧!”
“呵呵…….此言差矣。
只要他们不被财富蒙蔽了双眼,我又能将其奈何?
两月,两月内我会倾尽全力稳定朝纲。
两月后你我兄弟二人一起动身。
我去北疆,你去西洋。
待天下一统以后,希望你能将那些心黑的洋鱼给引上鱼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