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玄幻小說 九星之主討論-400 家,甜蜜的家鑒賞

九星之主
小說推薦九星之主九星之主
汽车在沿海公路上行驶着,那一片阳光明媚、蔚蓝大海的景象,看得荣陶陶心情无比舒畅。
哎……
同样生活在地球,选择在这里生存的人,似乎在创建角色的时候选择了简单难度。
而在华夏北方雪境里生存的人,似乎是都是比较有性格的,就不信邪,非得选噩梦难度……
其实,这样的选择荣陶陶倒也能理解,毕竟…不上点难度,那游戏玩着还有啥意思?
而且你这种选择简单难度的人,跟玩和平模式差不多,遭遇到我这种噩梦级别的选手,你不得被虐的体无完肤啊?
当车辆停稳,众人站在停车场边看向远处的沙滩时,荣陶陶再次印证了心中的想法。
设施齐全的沙滩公园里,长椅与太阳伞摆了一片,但是躺着晒太阳的人并不多,因为大部分人都聚在一起“蹦迪”。
“啧啧……”荣陶陶口中啧啧称叹着,看着远处沙滩上一片群魔乱舞的景象,听着极具节奏的音乐声响,开口道,“他们是在开趴体?”
荣陶陶原本还想看看这里的小姐姐穿什么颜色的裙子好看,结果荣陶陶发现自己想多了……
小姐姐们穿的都比较…嗯,清凉。
放眼望去,一片白花花的……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看着她们拿着纸杯,随着身体扭动,汗水与酒水齐洒的模样,荣陶陶忍不住挠了挠头,这么热还这么跳,真的不怕中暑么?
思索间,却是见到白花花的人群中,突然升起了一颗巨大的水球,一时间,众人雀跃了起来,仰头欢呼着。
“呯~”
巨大的水球于众人头顶十米处不断汇聚,而后“呯”的一声,炸裂开来,好像是人工降雨,清凉水珠倾洒而下……
“有点意思哈?”夏方然挠了挠下巴,喃喃自语着。
荣陶陶五人组中,也只有夏方然能够融入对方的风格了,几乎是无缝衔接。
花衬衫、大裤衩外加一双凉拖,夏方然不去扭上一扭,都对不起他这一身穿着。
杨春熙开口道:“我们往边上走走,这里人太多了。”
“那边。”袁沉领队开口说着,众人踩着沙滩,向远离人群的地方走去。
夏方然一步三回头,继沉迷网络之后,他又发现了一种新鲜事物,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
荣陶陶凑到夏方然身侧:“你想去就去呗,袁队和嫂嫂都在呢,没事儿。”
夏方然迟疑了一下,一副大义凛然的模样:“不去,我知道我来希雅是干什么的,守护你是我唯一来到这里的意义。”
杨春熙掩嘴轻笑,道:“夏教,去看看吧,你在雪境苦守二十余载,放松放松也是应该的,我们不走远,你一眼就能看……”
杨春熙话音未落,夏方然掉头就走:“那行,我去看看。”
袁沉:“……”
荣陶陶转过身来,一边倒退着跟队伍行走,一边对着夏方然挥手道别:“看一看,扭一扭,泡一泡~”
夏方然转过头来,一脸的问号:???
荣陶陶咧嘴一笑,竖起了大拇指:“这是我吃夹心饼干的秘诀!”
夏方然直接气笑了:“滚蛋!”
荣陶陶悻悻的转过身来,继续跟着几人前行,心中似乎还有点期待:“说不定真能给我找个歪果师娘呢?”
夏方然这种顶级强者,只要他把手机放下,那他的气质绝对是拉满的,魅力十足!
这种混乱趴,发生什么都不意外。
杨春熙:“以后你少怂恿夏教,他有心上人。”
荣陶陶:“啊?”
荣陶陶心中一动,好像之前有人提醒过自己…是李烈吧?李教好像还真就提醒过自己,千万别给夏方然找对象,否则的话,在松江魂武容易混不下去?
荣陶陶借着机会,小声询问道:“她是谁呀?”
杨春熙:“梅校长的女儿。”
“嚯~!”荣陶陶惊了!
梅鸿玉校长的女儿?那夏方然可是真孝顺,天天梅老鬼、梅老鬼的叫着,原来一直是叫自己岳父呢?
高凌薇眉头微皱,心中似乎有些不妙的预感,道:“梅校长的女儿…嗯,还在么?”
“在。”杨春熙急忙回应,打消了高凌薇的顾虑,没办法,在雪境里待得太久了,见了太多的生离死别,高凌薇第一时间便想到了不好的事情。
闻言,高凌薇也是松了口气。
杨春熙却是开口道:“他们之间的事情很复杂,估计也是梅校长当年太过强势,引起了梅女士的反感,夏教算是受害者吧……”
“当年?”荣陶陶撇了撇嘴,脑海中浮现出了梅校长那一张死气沉沉的脸。
梅校长现在不也很强势吗?难道当年更盛?
即便是此时的荣陶陶和高凌薇,走进班级里,看到教室后方黑板上的诗词,都有点被压得喘不过气呢,更别提以前他们更加弱小的时候了。
“就在这吧,没什么人。”袁沉领队开口说道。
杨春熙站定,对着荣陶陶和高凌薇示意了一下海面,道:“去吧,跟雪踏一样。”
荣陶陶:“……”
这授课方式还真简单,嗯…但也的确有效。
两人的雪踏等级都是拉满的,荣陶陶更是突破了极限,雪踏来到了大师级,所以对于此项魂技的运用,两人了然于心。
不足10秒,荣陶陶便站在了水上,看得袁沉一愣一愣的!
杨春熙一手扶着太阳帽,背后的长发飞扬,那一袭唯美的香槟色长裙尾摆,也随着海风轻轻飞舞。
但这一切,似乎都不及她脸上的笑容来的美丽。
她望着踩在海面上、随着海浪轻微上下起伏的荣陶陶,杨春熙的心中只有满意。
高凌薇虽然比荣陶陶慢一些,但是也没有慢到哪里去,不过30秒,便也踩在了海面上。
四个大字:触类旁通!
对雪踏非常精通的二人,学习“水行”,的确是非常简单。
“修习海洋魂技·水行!
水行:用魂力包裹足部,可在水面上活动自如。(普通级,潜力值:3颗星。)”
完美!
这一次,我就是真正的卡卡西了!
身体随着海浪的起伏,荣陶陶鞋底的魂力也是一次次的调整、改变,确保他始终立于海面之上。
一旁,高凌薇却是一脚抬起,尝试着用单足立于海面,第一次便成功了。
袁沉将两位学员的表现看在眼里,不由得笑着摇了摇头。
这个世界上,真的是有天才存在的,水行魂技对二人来说似乎没有一丁点难度,就跟碾压霓虹亚军那般轻而易举……
“跟雪踏还是有所不同的。”荣陶陶开口说着,伫立在海面上的他,也任由海浪席卷,推着荣陶陶送向了岸边,最终踩在了沙滩上。
环境条件不同,积雪相对稳定一些,可不会带着荣陶陶四处移动。
相比于随波逐流的荣陶陶,高凌薇却是一步步的调整着自己的方位,始终伫立在原处。
一个简单的细节,便将两人的性格完美的展现了出来。
下一刻,却是见到高凌薇脚下弥漫出阵阵冰霜,盘旋而上,包裹住了她那高挑的身躯。
雪之舞?
而后,众人便看到高凌薇手心中汇聚出了一颗雪爆。
“呯~!”
雪爆球轰然炸响,仿佛推射器一般,高凌薇身体前倾,稍稍蹲下,保持着身体平衡,在海面上向后倒滑而去……
毫无疑问,雪之舞让她的身躯无比轻盈,所以这一发“推射”,高凌薇直接将自己轰向了大海……
“哇!”荣陶陶眼前一亮,急忙跳进了海面,双足踩在海水上,脚下同样升起了层层霜雪,缠绕着他的身躯盘旋而上。
荣陶陶双手探后,并没有施展雪爆,而是用出了海洋魂技·聚水炮!
“呯~!”“呯~!”
荣陶陶直直向前冲去!
不需要更高一级别的海洋魂技·随波逐!在强大的雪之舞支持下,辅之几个小技巧,两人竟然直接组合出了随波逐·踏浪而行的效果!
袁沉领队双手环在身前,看着远处海面上你追我赶的学员,轻声叹道:“教导他们,压力很大吧。”
“其实我还行,起码我还教他们文化课。”杨春熙忍不住掩嘴轻笑,“夏教比较惨,身为实训课教师,却是在很久之前,就无法教授荣陶陶武艺了。”
事实上,不仅仅是专精方天画戟的夏方然,那专精刀法的斯华年,自从带着荣陶陶进了刀法领域之后,也是与荣陶陶渐行渐远,路数愈发的不同,无法再教导荣陶陶刀法了。
显而易见,荣陶陶是一个“自成一派”的人,教师只要教授基础中的基础,至于剩下的,荣陶陶会摸索出一套适合自己的技艺套路。
“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的全新解释!
“啪啪啪~”杨春熙拍了拍手,对着远处海上追逐的二人喊道,“回来,别玩了!”
“呼……”
“呼……”荣陶陶和高凌薇两人双手探后,纷纷喷射着聚水炮,从海上滑翔而来,海面上的波纹也随着两人前行向两侧涌去,好不潇洒。
“我教你们小泡水肺,早点学,早点适应。”杨春熙开口诱惑着,向海面走去。
行走间,杨春熙开口道:“小泡水肺,这个名字起的很精髓。
主要是操控海洋魂法,包裹你的肺部,让你在水下环境中,不通过口鼻,而是直接透过肺部呼吸。”
杨春熙继续道:“当魂技成功施展,你肺部周围的海水,会诞生出一个个小小的水泡,透过你的皮肤,直接融入你的肺中。
记住重点,无论是肺部、还是你肺前的皮肤、以及水中诞生的水泡,都必须有足够的海洋魂力包裹,任何一个环节出了问题,都会导致魂技失败。”
说话间,三人组已经来到了距海滩一定距离的位置。
杨春熙:“下去吧。”
荣陶陶和高凌薇对视了一眼,脚下魂力消失,两人瞬间沉入了海中。
杨春熙选择的方位很不错,海水刚好没过两人的脖子。
“现在就别用口鼻呼吸了,调动体内的海洋魂法,包裹你的肺叶。”杨春熙双足站在海面上,蹲了下来,更近一些看着两人。
可惜了那昂贵的裙子,尾摆统统泡进了水里。
“海洋魂力包裹好肺部之后,然后再将海洋魂力涂抹在你肺前的皮肤上。”杨春熙轻声说着。
两人连连点头,示意做好了。
杨春熙盈盈一笑,道:“这项魂技也是要走心的,把自己想象成刚刚进化的两栖生物。
你可以在陆上和水中生活,但是每每当你回到水里、回到海中,会有一种回家的感觉,舒服、自在、惬意。
想想你们的家,想想回到家里、回到属于自己小屋中感觉。”
荣陶陶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脑海中浮现出了一幅幅画面。
家…甜蜜的家。
可是,我脑海中的家为什么不是新丹溪的居民楼?为什么不是松柏镇的大薇家?
而是…松江魂武演武馆的寝室?
嚯~!
我家里怎么还有斯华年呢!
她又在吃零食了,也不叫我……
这一切统统都是荣陶陶想象的画面,如果让斯华年知道,荣陶陶想的是她在偷吃零食,怕不是会被打死……
相比于面色古怪的荣陶陶,一旁的高凌薇脸上却是露出了舒心的笑容,她的脑海中便是位于松柏镇的家,而且是高中时候居住的六楼。
在她那挂满了刀剑与沙场诗词的闺房中,高凌薇仿佛听到了门外父亲母亲看电视、闲聊的声音。
一切,都是那样的温馨,熟悉而又祥和。
缓缓的,她那涂抹着海洋魂力的胸前,一颗颗包裹着海洋魂力的小水泡,透过了她的皮肤,融入了她的肺中。
也就在这一刻,高凌薇屏住呼吸的难受感觉消失无踪,终于,她回到了“家”。
在魂技与魂武者的相互影响之下,这一方海域,仿佛就是她的家,而且是等待她许久、日夜盼望她归来的家。
海洋魂技太过特殊了一些,这种感觉、这般情愫,的确会让人上瘾。
看到高凌薇那惬意的表情,蹲在海面上的杨春熙笑着伸出手,轻轻拍了拍高凌薇的脑袋,随即转头看向了一旁的荣陶陶。
不由得,杨春熙心中诧异,道:“还没成功么?”
正常来说,荣陶陶这种顶级天才,修习魂技的速度才是最快的,此时却是让高凌薇领先了。
“呵……”荣陶陶大大的吸了口气,胸口一阵剧烈的起伏,宣告着他第一次的尝试失败了。
杨春熙关切道:“慢点,别急。”
“啊。”荣陶陶喘着粗气说着,“我先想想到底哪里才是我的家,让我捋一捋……”
闻言,杨春熙的面色稍稍有些复杂。
家这个词汇的定义……
荣陶陶有很多住所,但他好像没有家。

四百章,撒个花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