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言情小說 《華夏一家》-第三六六章 撞出天然氣展示

華夏一家
小說推薦華夏一家华夏一家
十日后,井深掘进到六十丈,研究院的专家们开始犹豫了,一直没有收获,还挖不挖?
挖,怕继续挖下去还是一无所获,成了竹篮打水一场空。
不挖,又怕再进一尺就见效。前功尽弃最失落。
赵晓兵叫将下井的二狗子,铁蛋等几位老师傅请来吃酒,想再听听他们的意见。
叫二狗子的师傅说以往挖井都是湿井,这口井不知何故,下去一直是干的。
一般的井挖下去之后阴凉,这口井却越来越热,有点古怪了。
他们这里通常三十丈不见水,就废弃不挖了。
铁蛋师傅说他挖了三十年井,遇到这样的情况也是觉得古怪,感觉就像在锅底干活一样,不服气,就想再挖一下,看它个究竟。
接着喊了声:“狗东西,说来给大人听听。”
赵晓兵见到靠墙边站着的一位瘦小师傅走了过来。原来是他的绰号叫狗东西。
赵晓兵笑了,叫不必拘束,且坐下吃酒,问他如何起了这个名字?
铁蛋犹豫着解释,是他下面那个东西长的长,咱村里人都喊他狗东西。
不知是谁听到后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周围的女眷红着脸都跑开了。
狗东西吃了酒,一脸通红,说话有点忸怩。
他也觉得那井下太古怪,他从当学徒到今天,挖了五十年的井,见识过的井也有好几十口了。
从来没有遇到过,竟然是干瘪瘪的越挖越热,不晓得下面有啥东西。
说不定就差那么一镐,凿穿就来气了呢。
赵晓兵看了看大异说:“那就继续干,只是须得万分小心,明日起,一人干活,一人守着,时刻准备上井来。”
如此挖了十日,赵晓兵天天都在井边守着,依然是毫无动静。
又挖了三日依然毫无收获,研究院实验组的专家们建议放弃了。
大异一脸惋惜地看着那口井,深达七十余丈,找遍邛州也没有第二口了。
而且越往下挖越危险,站在井口都有点害怕,连下井作业几乎都是是清一色的老师傅了。
赵晓兵站在井口,望着深不见底的石井,也是有点不甘心,他问在场的工匠,还有没有愿意下井的?
只有包括铁蛋,狗东西在内不到十人举手。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
他说朝廷给双倍劳资,让他们再下井挖上五天。
这个五天有点煎熬人了。
赵晓兵在井口受了两天,心情有点浮躁,干脆不去了,就在院子里吃茶看书。
已是仲春时节,天气特别好,院子里早已是桃红柳绿,春意盎然,赵晓兵有点无精打采的坐在大圈椅上发呆。
莹莹将红菱拉进院来,两人一起练剑,两个剑仙御剑而行,在院子里翩翩起舞,如两只蝴蝶般在院子里追逐。
赵晓兵见了心情大悦,连声道好。
两人一个收势结束,莹莹说她两姐妹为哥儿表演助兴,就不请吃个酒?
他忙给警卫使了个眼色,叫好生备起。
三人在院中凉亭饮酒,莹莹说这趟哥儿怕要白干了?
红菱倒是回了莹莹一句:“没到最后,怎地省得结果如何?”
赵晓兵笑笑,举起酒杯说:“是呀,一切都是未知,且先干上一杯。”
五天后,那井还是没有来气。
工匠们说就像是在一块巨大的岩石板上凿,下面咚咚直响,就是看不到凿穿的希望。
大异下令停止挖掘,工匠开始拆除井架,收拾工具。
赵晓兵不甘心地说,这次由他带领修造部打败仗了。
非常不錯都市异能 華夏一家 線上看-第三六六章 撞出天然氣
大异反而安慰他,说是科学院做勘察实验,不存在胜败。
赵晓兵晓得的,他嘴上这么说,心里肯定还是很失落。
铁蛋很不服气,抱起一块大石头扔进了井里,半天才传来咚的一声,狗定西也跟着扔了一块大石头下去。
赵晓兵看见后,开玩笑地叫他们将井边上一块巨石推下去,把火气给撞出来。
铁蛋和狗东西竟然真做,两人硬是将那块巨石一点点移到井口,赵晓兵眼看着那大石头滑落下去。
稍息,井下传来轰隆一声闷响,很快便见到井口冲出一股满是灰尘的气流,越来越多,越来越大,直冲云霄。
赵晓兵敏感地意识到来气了。
他赶紧叫大家都散开,越远越好。吩咐大异让人点燃火把试一试。
狗东西很快跑回去取来火把点燃,远远的抛了过去。
只听得嘭的一声巨响,周围的人都感到强大的力量推动,有的直接仰面倒下了,连早有准备的赵晓兵都连退了三步才停下来稳住。
那井口已经是一团大火,研究院的几个师傅爬起来高喊成了,成了,成功了。
赵晓兵连吼余大异还愣着干啥?
赶快封井。
大异这才回过神来,一脸兴奋的跑过去指挥工匠干活,按照先大后小,将石头不断丢入井里。
最后将研究院依据赵晓兵设计,特制的集气罩放进去,集气管安装上,再用竹竿撑住回填细石泥土,安装好阀门后再次点火……
如此,新宋国第一口具有现代意义的天然气井便初步建成了。
赵晓兵乐呵呵的对着铁蛋和狗东西说干得好,是有功之人。叫大异赏他们各一百贯钱,两人高兴得嘴都合不拢了。
老实说,不是铁蛋和狗定西往井里丢石头,他也不会叫他们往井里推那块巨石,也就不可能撞出天然气来了。
呵呵,真实天意。
工匠们正在有条不紊地夯填最上面的部分,完了还要用混凝土将面层覆盖。
赵晓兵叫他们不急了,挑些水来,一边浇水一边回填,水夯过的地基才密实呢。
现在,井口处就只留下一根管子和阀门,干干净净,安安全全。
赵晓兵回到院子里喝了一会儿茶,大异回来了。
他问晓得该如何做了嘛,大异说那是,省得的。
他已经安排工匠去清理那口盐井了,有火有卤水,不就可以制盐了嘛。
高老爷子端起茶碗来以茶代酒敬他,高兴地说今后这里要热闹咯,全靠大人福气。
赵晓兵哈哈大笑,和老爷子碰碗喝了一大口茶。
莹莹和红菱脸上都是阳光灿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