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都市小說 這樣的製作組和NPC真沒問題嗎 愛下-第0573集:拜託!就算是甲方,也不可能會提出這麼坑爹的要求啊!

這樣的製作組和NPC真沒問題嗎
小說推薦這樣的製作組和NPC真沒問題嗎这样的制作组和NPC真没问题吗
书接上回,不知不觉当中,亚侍的「不要笑挑战」机会就只剩下最后一次了。抱着赶紧结束这次机会,快点进入下一个回合的想法,亚侍就这么随随便便的出了个问题。虽然问题说的花里胡哨的,又是他的手下吃桃子,想P吃什么的,又是树下七个猴,树上骑七个猴什么的,但本质上就是一个朝三暮四,朝四暮三就可以解决的问题。
面对这个问题,吴辽并没有直接进行回答,而是举了个关于装修的例子,是说假设拿七万块钱去装修,如果说直接就给全款的话,情况肯定跟先首付四万,等验收之后再给三万的尾款,又或者是先首付三万,等验收之后再给四万的尾款的这两种情况各有不同。从表面上看,吴辽确实没有直接回答亚侍的问题,但实际上,吴辽的这番说辞不止是完整的回答了亚侍的问题,而且还详细的分析了一波!而亚侍则发现了盲点,他指出——七万块的装修根本就不可能!
『哦!有了!』在深思了一番之后,吴辽终于想出了反驳亚侍的说法,道:『你知道衬衫的价格么?』
『知道啊!』亚侍不假思索的回答道:『九磅十五便士嘛!有什么问题吗?虽然我们这里使用的货币不是这个,但这应该是你们那边世界的常识吧?不止是你们,很多其它世界里衬衫的价格也都是九磅十五便士,一直都没有变过的嘛!』
『没错!』吴辽点头道,『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反正衬衫的价格永远都是九磅十五便士!无论物价怎么涨,这件事都不会改变的!既然是这样的话,那为什么七万块就不能装修呢?我们就假设七万块就可以装修,也是一个「常识」,难道不行么?』
『嗯!有道理!确实也是可以这么假设的!』亚侍点头道,『那么,你想要说的到底是什么呢?重点到底是什么呢?七万块一会儿又是全款付清,一会儿又是首付四万,后付三万的,一会儿又是首付三万,后付四万的,到头来不都是一共给了七万么?按照常理来说,分期付款一般会贵一点,又或者是一次全款会有优惠,开什么年费会员会比月度会员算起来要便宜一些,这样才对吧?怎么全都是七万呢?这合理吗?这河里吗?』
同样是开会员,如果月度会员是10块钱的话,那么按理说年费会员就应该只需要98块或者108块之类的价格才对。
都市言情 這樣的製作組和NPC真沒問題嗎 ptt-第0573集:拜託!就算是甲方,也不可能會提出這麼坑爹的要求啊!閲讀
毕竟,不给优惠,谁没事开那么久啊?
嗯……
是这样么……
人氣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這樣的製作組和NPC真沒問題嗎-第0573集:拜託!就算是甲方,也不可能會提出這麼坑爹的要求啊!展示
如果仔细想想的话……
不对!实际的情况并不是这样!
超棒的都市小说 這樣的製作組和NPC真沒問題嗎 明天的選擇-第0573集:拜託!就算是甲方,也不可能會提出這麼坑爹的要求啊!讀書
好吧!确实就有那种月度10块钱,年费120块,一毛钱优惠都没有的会员,而且还一堆人争先恐后的抢着开!而且一个账号还可以开各种不同名称,各种不同颜色的会员,有些人一开就是五六十个,甚至上百个,让人点开账号看的时候就瞬间被闪瞎狗眼了!
『我想旁白已经把问题解释清楚了!』此时吴辽已然是一副泰然自若,胜券在握的样子,『不过,考虑可能会有包括你在内的一些人因为一些原因听不到旁白说的话,或者是听不明白旁白的意思,可能有语言不通之类的状况,我还是翻译翻译好了!毕竟,众所周知,如果两个人使用两种不同的语言,却能够完全无障碍交流的话,一般来说情况只有两种,一种那就是双方确实能听懂对方所使用的语言,而另外一种则是——他们看了字幕,又或者是听到了「旁白」一类概念的家伙的神速转换翻译,所以才能够无障碍的交流!毕竟,我们都知道,在漫画里面的人物,明明两个人所在的距离特别远,却还是能够非常准确的知道对方在说什么,也不会因为听错字而会错意,就是因为他们并不是通过「听」的方式来得知对方想要表达的意思,而是通过「看对话框」的方式,来准确的了解对方所说的话!』
『好了!这些常识我就不多赘述了,免得让人感觉我是个话痨!——虽然我确实是有点话痨,我还是有自知之明的,但是现在并不是话痨说废话的时候!』吴辽突然画风一转,话锋也跟着一转,转而说道:『朝三暮四这个词,虽然被很多人认为跟朝秦暮楚的意思类似,但实际上根本就是两码事!朝秦暮楚就是指墙头草或者反复无常的意思,但朝三暮四如果硬说成反复无常的话,其实是非常不合理的!从本质上来说的话,朝三暮四应该是一种套路才对!就像我先说的那个假设,假设你用七万块钱的工程款搞装修,不管你是弄整个房子的装修,还是只装修撤硕,反正工程款一共就七万了,就这么定了!如果说,你直接给七万全款给工程队的话,你觉得他们会怎么样?』
『会怎么样?我不知道!你来说说看吧!』亚侍问话倒是直接。
『你知道「空穴来风」是什么意思么?』吴辽并没有正面的回应亚侍,反倒是又问了亚侍另一个全新的问题。
『你说「空穴来风」么?好像是指消息或者情报不靠谱之类的吧?或者简单点说,就是跟瞎扯蛋一个意思吧?』亚侍一边思量着,一边说道,『不过,这个扯蛋的说法本身就是在扯蛋!空穴来风本意好像是「有孔洞便会进风!」的意思,或者是指有弱点就容易被别人使用「弱点打击」之类的招术,以极小的代价造成成倍数的伤害什么的!』说到这里的时候,亚侍突然意识到了吴辽的深层意思,『我去!你搞什么啊!说话还能不能有点逻辑,有点层次了啊?你就不能一开始就说,这个「朝三暮四」跟「空穴来风」的情况差不多,都是被人用错了么?非要前面说明,后面又突然举例,中间还夹杂着一个别的问题,你就不觉得你这样说话的逻辑很混乱么?』
按照正常的逻辑,吴辽刚刚说这番话的顺序应该是先说朝三暮四被人认为跟朝秦暮楚的意思类似,但实际意思却并非如此,然后再说实际上朝三暮四的情况跟空穴来风差不多,是被人误会了,最后再扯回七万工程款的事情,这样才比较合理。
『如果你直接给别人七万全款的话,那对方肯定不会很积极的!』吴辽又一次的没有正面回应亚侍的问话,而是继续着自己的节奏,开始回答起了亚侍的上一个问题来了,『一会儿拖拖拉拉的,一会儿扯这个理由,一会儿折腾那个原因,然后又是干活不上心,又是能敷衍的地方全部都敷衍了事,给人一种「大脑都在颤抖」的感觉——十分的怠惰!还有一种情况更夸张,别人拿了钱之后,直接拿一桶油漆把你要装修的撤硕一泼,就算大功告成,完成施工了!这何止是坑爹,简直就是坑爹啊!』
『这个事情告诉我们,装修的话千万不要直接给全款,不然被坑死你都不知道是怎么去世的!』吴辽继续振振有词的说道,『先给四万首付,完工验收了之后再给三万的尾款,这个方法倒是不错,尾款在你手里,最后验收你就可以掌握主动权,就可以提出自己的建议和意见,提出自己不满意的地方,要对方修改,要对方完善!你甚至可以选择好好的体验一把难得的「甲方」的感觉,向对方提出墙面要「五颜六色的黑」或者是「七彩绚丽的白」,又或者是从左看是「五颜六色的黑」,从右看则是「七彩绚丽的白」,而中间不同的其它角度呢,则是渐变的情况,是由「五颜六色的黑」到「七彩绚丽的白」慢慢渐变,赤橙黄绿青蓝紫,每一个角度都可以看出不同的颜色,不同的感觉来的奇妙体验!』
『那你这就太过分了吧!』亚侍用谴责的口吻说道,『这是验收么?这完全就是在找茬吧?这么喜欢找茬,怎么不去玩大家来找茬呢?而且甲方虽然一般都是很坑爹的,但是再坑爹的甲方,也不至于坑爹的这么夸张吧?「七彩绚丽的白」和「五颜六色的黑」我知道,甲方提出这种类型的要求也属于正常操作,但是你说的那个从左边的「七彩绚丽的白」到右边的「五颜六色的黑」的渐变,这未免就有点太夸张了吧?你这哪里是甲方,你这完全就是甲方Plus豪华威力加强版啊!』
『别紧张!别紧张!我只是打个比方而已!』这一次,吴辽总算是正面回应亚侍了,『想想也知道,只不过是先给四万首付,等完工验收的时候才给三万的尾款而已,别人工程队怎么可能满足你这么多过分的要求呢?这明显就不合理嘛!退一步说的话,别人这三万块尾款不要了,行不行?反正该做的事情都做完了,这么墨迹,这么多要求,尾款不要了,就当打折了,起码首付的四万还是在手上的嘛!并没有多亏!相反的,要是真的一步一步按照对方的要求来说,那才是真的亏!又费时间,又费精力的,才三万的报酬,谁做谁傻啊!』
『对嘛!就是这样嘛!』亚侍道,『怎么可能又人会接受这么甲方Plus豪华威力加强版的要求呢?要是真的这么做的话,别人可能直接尾款都不要了,直接就溜了溜了!反正首付拿到了,任务也完成了,钱也不亏,理也不亏,无所谓的啦!』
『没错!这种时候就体现出朝三暮四的重要性了!』吴辽继续振振有词的说道,『刚刚这个先给四万首付,完工验收后再给三万的行为,我们可以简称其为「朝四暮三」的行为!朝是早上,白天的意思,这里借代指首付自然也是没毛病的!暮是一天结束,黄昏十分或者是天刚刚黑的时候,这里自然也是可以指代验收的尾款!那么,如果是像刚才那样朝四暮三的话,对方确实是有可能在验收的时候觉得那些要求太麻烦了,又费时间又费精力的,所以就拿着四万块的首付溜了溜了,权当是打折了!可如果是朝三暮四的话,首付只给三万,验收结算的时候再给四万的尾款的话,那么情况就大不相同了!别看只是移动了一万而已,但这个变动从比例上来说的话,就等于是把首付的25%移走了,移给了尾款,使得尾款成了占比的大头!在这种情况下,由于尾款更多,所以工程队就不可能再像刚才那样思考什么算了算了,什么溜了溜了,什么反正还有首付的钱之类的了!原因很简单,因为尾款的金额比首付要高,这导致了工程队肯定不想失去的核心思想!在这个核心思想的左右之下,别说甲方提出什么「七彩绚丽的白」和「五颜六色的黑」了,就算真的提出你刚刚所说的那个从「七彩绚丽的白」到「五颜六色的黑」,而且还带渐变的特殊款式,那也是没有任何问题的!毕竟他们还有大头没有拿到啊!没拿到大头,他们也就只能听话,没拿到大头,他们也就只能乖乖站好!这就是朝三暮四这个套路的核心思想之一,只要合理的对工程款的首付和尾款的比例进行适当的调整,就可以有效的防止工程队胡搞瞎搞,又或者是消极怠工,未按照双方约定施工的情况啊!』
『哦……原来是这样啊……』亚侍摆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你这么说的话,那我就明白了!朝三暮四的这个套路,原来还有这么一层的应用方法啊!虽然说对我来说没用,但正所谓——知识,永远不要嫌多!技多不压身,学会了这么一套,以后早晚都会有机会在跟特定的人对线的时候用到的!』
『其实我还没有说完,其实还有其他的应用方式,也还有其它可以应用的地方……』吴辽先是小声的说了两句,而后又恢复了平时的状态,道:『算了!还是不扯这个了!以后有空再研究吧!现在,我要确定的一件事就是——非常豹的「不想笑挑战」,你已经输了!』说到最后的时候,吴辽十分自信的指向了亚侍。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晓!
To Be Continu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