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都市言情 大叛賊笔趣-第一千六十二章 黃剃頭熱推

大叛賊
小說推薦大叛賊大叛贼
小江子对坐着的朱怡成说着话,朱怡成听完后微微点头,挥手让他下去。
等小江子离开后,朱怡成站起身来,一人笃步从后殿去了花园。
现在正是三月中旬,在南方已是春暖花开的时节,但在北方的京师,这天气还很是寒冷。
不过今日的太阳不错,暖暖的阳光照射下来,朱怡成倒不觉得有多么冷,他一个人慢慢走着,小江子和其他侍者都在远处,同他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说句实话,现在的朱怡成心中有些不太自在,主要是因为今天议事让他对史贻直这位首席军机大臣很是失望。虽说作为皇帝,对于臣子之间的平衡是皇帝的善用的手段,臣子之间的争斗作为皇帝的朱怡成并不反对,甚至还会在有些时候暗暗推波助澜一把,以在其中保持平衡。
伟人说过,党外无党帝王思想,党内无派千奇百怪,作为帝王可以不在乎前面的半句话,但对于后半句话却是深以为然。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党同伐异,这种事是从来不会消失的,朝中的臣子也不可能奢望他们是一条心。换句话来说,如果下面的臣子是铁板一块的话,那么作为皇帝的朱怡成反而要感觉到害怕了。
但今天的事却和往日不同,军机处议事目的是为了军机朝政,无论军机处各位大臣如何针锋相对,可这个目的是不会改变的,而这个目的就是为大明的策略定向选择最为正确的一条。
可是史贻直今日的表现明显带着私心,他一来是想借这机会稳妥自己的首席军机之位,二来也是打算以此来打压朝中的武将一系,为文臣掌握朝政做准备。
虽然史贻直掩饰的不错,可是他所做的一切哪里逃得过朱怡成的眼睛?再加上赞同史贻直的孙嘉淦和何显祖同他站在一起,更加深了这种趋势。
不过孙嘉淦和何显祖,同史贻直又有着本质区别。其中孙嘉淦是因为文臣的原因再加上性格相投,天然和史贻直比较亲近。另外孙嘉淦这人虽然是能史,不过他之前一直在地方为官,从没有直接接触过军事。
所以说,孙嘉淦的想法是有局限性的,他只是出于自己的考虑和判断这才赞同了史贻直,这点朱怡成心里很是清楚。
至于何显祖,想到他朱怡成微微摇头,何显祖这人八面玲珑,善于察言观色,再加上他曾经在琉球呆了这么多年,不可能不明白庄岩的顾虑是对的,可偏偏依旧摆出了靠近史贻直的姿态,那分明就是打着自己的小算盘。
何显祖这么做有着自己目的,而且他也没像史贻直他们那样立场坚定地反对,只是有所偏向而已。所以这个家伙,朱怡成只是心里暗骂几句,倒也不太放在心上。
但不管如何,史贻直这一次非但没有显示出他作为首席军机的能力,反而有了朝中文武相对的苗头,这对于朱怡成来讲是一个极不好的开端。
一直以来,朱怡成都在努力构造大明的权利结构,同时尽量消除文武之间的隔阂。而且大明复兴至今已有十个年头,因为大明的强盛和对内、对外的战争,大明的军人地位提升是显而易见的。再加上朱怡成利用军功爵创造了一大批贵勋阶级,改变了政治结构中的群体比例,所以眼下无论是在中央又或者地方,文武并重可以说是大明的特色。
可现在在中枢居然产生了这种苗头,这不由得不让朱怡成心中警惕。想到这,朱怡成忍不住微微皱起了眉头,文武的平衡是历代帝王最为困惑的问题,就像《红楼梦》里说的那样,不是东风压倒了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了东风。真正的平衡是永远不存在的,可究竟要如何更好的处理这个问题呢?朱怡成不由得陷入了沉思。
朝鲜,汉城。
黄滔涣正对坐在面前的汪文说着话,汪文是刚刚从南部北上抵达的汉城。随着朝鲜全境的掌握,在南方的汪文处理完手上的事后就急急赶到了汉城,因为现在离朝廷要求由朝鲜出兵辽东的时间不多了,为了这个庞大的战略部署,黄滔涣作为驻朝鲜大臣必须北上平壤坐镇,而把汉城交给自己的副手汪文负责。
“近来朝鲜地方有些异动,你需小心在意。我北上后,汉城这给你留几千人,再加上汉城的朝鲜军这些兵力应该足够了。”黄滔涣对汪文交代道,汪文边听边缓缓点头。
“此外,投靠大明的那些朝鲜官员也绝不能尽信,这些家伙都是反复无常之人,而且朝鲜地方宗族势力极大,就算有人对大明忠心,但又谁能保证他身边的人没有异心?所以有些事不必全告诉他们,至于如何做,想来你心里清楚。”
汪文赞同道:“这个我明白,黄大人放心就是。朝鲜之人如何我心里清楚,如何用也有打算。另外,在汉城的朝鲜军我打算再重整一次,如果可以的话直接打散后把我明军编入进去,这样一来既可以更好控制这些朝鲜军,也能借此扩充我明军的力量。”
“嗯,这个想法不错,不过需一步步来,至少也要保证我军战斗力和对地方的控制。”黄滔涣很是满意地笑道。
接着,他想了想后道:“假如地方真的出事,你无需手软,你我在朝鲜多年,这点你应该清楚。只要稳定局势,怎么杀人,杀多少人,你可一言而决,朝廷那边我自会上书说明。”
有了黄滔涣的这个背书,汪文是信心大增,当即笑逐颜开。
汪文和黄滔涣虽然是文臣,但他们作为驻朝鲜大臣和副手,对于军事并不陌生。何况他们两人都是杀伐果断之人,根本不会因为区区所谓的仁义名声就让自己束手束脚。
要不然,黄滔涣当初也不会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把朝鲜弄到现在这副样子。在他们心里,一切都是为了大明,至于那些道理仁义什么的,根本不足为奇。
这些日子,黄滔涣在汉城,汪文在南港,张鲣领军去了平壤更北处。
三人一北一南一中,各自都没少杀人,其中杀得最多的就是黄滔涣了,他几乎把整个汉城,甚至包括汉城周边上百里区域反复清扫了几遍,凡是对大明有怨言者,又或者在地方企图闹事者,无论是官员、士族、文人、农民、商人甚至乞丐全部砍掉了脑袋。
死在黄滔涣手中的人没有一万也有八千,最厉害一次就是明军刚入汉城后不久,朝鲜一位在乡老臣评击大明如此所为不义,还打算联合人去见朝鲜国主,以妄图让大明退出朝鲜还政李氏。
谁想到,不出两日,这个老臣和他的亲属、朋友、学生等等全部被黄滔涣一网打尽,随后九百多人直接拉到了汉城,在黄滔涣的一声令下,这九百多人统统被砍了脑袋。
那天汉城上下无论是何等身份的朝鲜人全吓破了胆,九百多人的集体砍脑袋,这谁能见过?一个个人被捆绑着押上街头,然后如切菜砍瓜一般被砍掉了脑袋。
九百人的处死,足足进行了一整天,当天弥漫的血腥味都飘出了汉城,地上的鲜血更是流成了小河,砍下的脑袋堆在一起就像是小山一般……。
所有人全吓得脸色苍白,全身情不自禁地颤抖,甚至大多数人还被吓尿了裤子,就连直接吓晕和吓疯过去的也不少。
自那次之后,汉城的朝鲜人彻底吓破了胆,而黄滔涣的黄剃头之名也威名远扬。如今朝鲜国中,黄剃头大名可止小儿啼哭,几乎已成了黑白无常一般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