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言情小說 《兇猛道侶也重生了》-第四百章 發現了陸的大秘密【求月票】看書

兇猛道侶也重生了
小說推薦兇猛道侶也重生了凶猛道侣也重生了
破案的慕雪感觉很惊奇。
这种事她上一世都不知道。
不过她还是有些不解。
二长老是出于什么原因出手的?
“得让天女掌门问问,虫谷到底发生什么事。”
慕雪心里想着。
思考着这些,慕雪又很好奇,二长老是怎么看待,她这个突然冒出来的神女。
虽然她不想承认这么中二的称号,但是所有人都这么叫。
她也没办法。
“表嫂,我们换一些人画吧。”东方茶茶收起笔说道。
“换人?”慕雪看着东方茶茶道:
“换成谁?”
“比如雅琳。”东方茶茶说道。
“为什么要画雅琳?雅月不行吗?”慕雪好奇道。
“雅月不爱动。”
“???”
“雅琳爱动,画的像。”
慕雪看着东方茶茶,然后伸手道:
“让我看看画。”
看着伸手的慕雪,东方茶茶眨了眨眼,然后指着天空道:
“表嫂,今天的月亮好圆。”
听到这话,慕雪便转头看向天空,她发现月亮确实有些圆。
新一月要开始了。
离成婚又近了。
回去看看也确实没什么。
“好吧,我们去找雅月雅琳,不过要等陆少爷出来。”慕雪轻声说道。
陆水肯定要去魔修地界。
刚刚好她可以留在家里几天,等陆水回来接她。
然后问陆水腿怎么瘸了,脸怎么肿了。
呀呀。
想一想就感觉很开心。
陆水还敢怒不敢言。
这就是欺负老婆不敢明着打的下场。
叫你最近跳的那么欢。
“表嫂,你是不是又想陆水表弟了?笑的跟豆芽一样。”东方茶茶正销毁她的名作。
她在往豆芽嘴里塞。
咚!
“哎呀。”
东方茶茶捂着额头。
“别喂豆芽吃这些东西。”慕雪开口道。
————
乔无情将攻击他的人,禁锢在了原地。
这些人一点理智没有。
杀又杀不死。
所以唯一的办法就是禁锢。
所幸只有一个,不然很麻烦。
“这里确实很不一样,像幻术又不是幻术。敢说打造永恒国度,不是没有原因。”
乔无情知道的并不多。
或者说冰原雪域也知道的不多。
不过他可以确定,这里有关于不死的消息。
山中的路不好走。
这里有些昏暗,四周甚至都有些扭曲。
这些扭曲的东西,会让人出现幻觉,从而改变认知。
或许就是这样,才会让人进来之后疯狂,或者消失在里面。
不多时,乔无情看到了一座寺庙。
寺庙就建立在路中间,这让他有些好奇。
当他进去的时候,眉头皱了起来。
寺庙中没有佛像。
而是一个被钉在墙上的和尚。
用的是剑,是刀,是枪,每一件利器都带着一种无法化解的怨气。
是怒火,是仇恨,是戾气。
仿佛要将对方粉身碎骨。
乔无情有些惊讶。
他看着这一切,一时间仿佛看到了虐杀这个和尚的场景。
他的耳边仿佛传来呓语:
“你不是说众生平等吗?你不是说生死不过命理因果吗?你不是说一切都是为了来世吗?”
“你在怕什么?”
“你自己都怕死,凭什么让我放下?”
“不曾经历过我的苦,你有什么资格劝我放下?”
“你怕了,你求饶了,你这个虚伪的和尚。”
“死吧。”
“死吧。”
唉!
一声叹息,突然在乔无情脑海中响起。
刹那间他从呓语中清醒过来。
他心有余悸的低下头。
刚刚他居然陷入其中。
如果不是突然的叹息。
什么时候能逃出来,他也不知道。
不过刚刚是什么人惊醒了他?
“施主莫要靠太近,此间怨气滔天。”芯火古佛凭空出现在乔无情身边。
对于芯火古佛的出现,乔无情内心惊骇。
对方是何人,他并不知晓。
但是绝对不是他或者冰原雪域请的人。
这里来了一些很不一般的人。
他遇到一个,不代表全部都在。
应该还有其他人。
“大师是?”乔无情问道。
他感觉对方很强,很可能超过他。
绝不能小觑。
更不会愚蠢的指责对方,怎会进入此地。
那是找死。
“贫僧法号芯火。”芯火古佛双手合十平静的开口。
芯火?没听过。乔无情根本不知道这个法号。
“大师知道这庙是怎么回事?”乔无情问芯火古佛。
芯火古佛看着这庙,他心里有了一些明悟。
难怪明王古佛会出现在这里。
明王古佛到底是为了什么而来。
他并不知晓。
只是…
希望别出什么大问题。
“或许能通过这座庙,找到或者看到源头的方向。
只是需要施主帮忙。”芯火古佛看着乔无情说道。
“大师请说。”乔无情立即道。
找到源头,那么就能接触这里的秘密。
或许能得到不少好处。
他想要晋升九阶太难,追求不灭并不实际,他追求的是晋升的契机。
一个契机就够了,相对他这种修为来说,他还很年轻。
“将镇天珠的影响往这边拉,镇住这里的扭曲,贫僧可窥探内部所在。”芯火古佛开口说道。
他的实力还不足以在这里随意探索。
这里的力量不对。
这种级别的力量,哪怕是巅峰时期的他,都有所不如。
月族什么人会有如此实力?
他不知。
所以只能请人帮忙,这样才能找到明王古佛。
不管是什么事,他都有周旋余地。
就怕一切来不及。
“好。”
乔无情立即动手开始调动镇天珠的力量。
不过镇天珠没有被影响,倒是出乎预料之外。
那些人进城之后,他明明感觉到了一股扭曲。
只是很快就消失了。
应该还有其他强者进入,就是不知道是不是这位佛门强者。
不过这不重要。
先找到这里的核心位置再说。
————
陆水在接触通道的时候,倒是没有进入明那种空白的空间。
而是直接来到了一处楼前。
这楼份好几层。
楼前写着两个字——月楼。
月楼下面并没有什么,不过在月楼的最上方,有力量在溢出。
道袍男子,引用的应该就是这股力量。
超越了普通大道者的力量。
看到这里,陆水就有了答案。
月族应该没有第二个人有这种级别的力量,除了名单上面的明月。
随后陆水不再关注力量而是关注起了这栋楼。
“应该是藏书的地方。”
心里有了猜测后,陆水就打算进去看看。
咯吱!
轻轻一推,门就被推了进去。
异常容易。
“没有任何阻碍,难怪他们能从这里得到知识。”
这里跟慕家起源石不同,仿佛没有任何限制。
而且知识是直接摆在这里。
跟明往外丢不同。
进去之后,陆水看到的是书架,很多书架。
而书架上面有很多道光。
每一道代表着每一本书。
只是书架上的书并不多。
好像都被取了出去。
取出去后,没送回来。
看着这些东西,陆水扫了一下,然后往上一层而去。
没有一个是对他有用的。
到第二层的时候,陆水看到上面的东西同样被取出了不少。
不过还是没有用的东西。
一直到第五层。
陆水发现这里的东西基本没有被动过。
只少了一卷。
而那一卷有上下两层。
随后陆水拿出了下卷,他发现这一卷讲的是永恒国度。
大致看了下。
上面写着:
永恒国度理论上可以实现,但没有意义。
上限被锁定,等于锁住了未来。
无尽的循环不过是自欺欺人。
人活一世,在有限的时间,发璀璨的光,才有足够的意义。
我月族不需要永垂不朽,只需要不后悔走这一世即可。
封存永恒国度,永不开启。
看完这句话,陆水便把东西放进了书架中。
这一卷被锁住了。
别人看不了。
陆水没打算打开锁。
也没有去看里面的内容。
而上卷没有锁,应该是碰巧被外面那位拿到了。
所有才有了现在的永恒国度。
看着东西回到原位,陆水便继续往上而去。
再走两层就应该到顶层了。
这楼比他家的高。
质量有过之而无不及。
月族的底蕴真是厚。
不过一本天地阵纹,压死他们。
虽然没什么人会。
来到六层的时候,这里就没什么东西了,不过在角落处倒是有一本书籍,这是第一次看到。
“倒是稀奇。”
陆水抬起手,不见他有什么多余的动作,书直接在原地消失。
再一次出现的时候,已经在陆水的手中。
“回忆?”
看着封面的两个字,陆水有些意外。
他不确定这是谁的回忆。
而后打开书籍开始查看:
我败了,败的很彻底。
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而败,或许跟玖说的一样吧,我的心跟他们不一样。
弑神成功。
玖,陨落了。
弑神结束后的一年,我便恢复走出。
我去找剑一。
没找到他。
我知道,剑一死了。
我们中最强的一个人,居然会死。
简直是天方夜谭。
那个号称剑在手,即可斩万物的剑一,居然就这样死了。
如果剑一参与弑神战,那么…
可惜他不能参与。
所有人都知道的。
属于真神的时代落幕了,世界开始出现了变化。
仙庭,佛门,道宗开始扩大崛起。
不过两年,我就感觉到了陌生。
我喜欢有真神的时代。
弑神后三年,我找到了陆。
陆在跟人交谈,我见过那个人,但是又好像没有见过。
很奇怪的感觉。
不过最让我意外的是,我看到了一个小女孩。
还不怎么会说话的小女孩,很可爱。
就是头发带着七彩,挺怪异的。
她身边一直有一条小狗守着。

陆水看到这里,感觉有些奇怪,他确实没想到这里是记载弑神之后的事。
而且看起来比以往他知道的都要详细。
剑一死了,很多人都知道,具体原因没说,陆水也没在意。
他在意的是,那个小女孩。
带着七彩头发的小女孩,还有别人吗?
除了唯一真神绝对没有其他人。
“陆跟唯一真神有关系?”
“不,换一种说法,陆跟陆家有关系?”
绝对有一些关系。
不然唯一真神为什么会在陆家?
但是具体是什么关系,他不知道。
至于跟陆交谈的,这个倒是没什么线索。
陆水继续往下看:
我跟陆聊了一会。
陆告诉我真神陨落是必然的事,未来或许会迎来超越真神的人。
我好奇的问了下他,你呢?
陆笑而不语。
那时候我并不知道陆是什么意思,后来我明白了。
陆,也会死。
陆说他要去感悟这片天地,从这天地中,找出一种等同于神力的力量。
天马行空的想法,我不曾有过。
陆没有成功,这是我后来知道的。
但是陆也告诉我,他没有失败。
我不明白。
百年之后,陆消失了。
从这片天地中彻底消失了。
我找不到他。
那天我遇到了天灾古城。
不死族已经彻底疯了,这里涉及太大,我无能为力。
之后我找了天机。
天机没有参与弑神之战,他一直躲着。
说外面太危险了。
弑神不适合他。
我问天机,哪里可以找到剑一。
天机让我去道宗,那里有剑一留下的东西。
可以跟剑一交流。
我去了,然后听到了全新的悔棋理由。
死者为大。
然后我离开了。

陆水看着这本回忆,他不是很理解那句话的意思。
等同于神力的力量,是什么意思?
“据我所知,等同于神力的力量,目前只有两种,一种我修炼的天地之力,一种慕雪修炼的混元之气。”
“混元之气不是这个时候出现的,而是后面慕雪领悟出来的。
那么,就是天地阵纹?”
陆水不确定,但是不排除这种可能。
毕竟他至今都不知道,天地阵纹是怎么来的。
反正只是陆家祖传的。
那么陆家先祖会是陆吗?
怎么看陆也不像会有后人的样子。
陆水不是很明白。
不过还是没有陆的其他消息。
总感觉陆一直不在这些人排行中。
剑一称最强,无人跟陆争锋。
随后陆水看了下,回忆应该是明月写的,他那段时间一直在找人。
去了冥土跟净土,走了一趟魔修地界,出了次海,又逛了一次仙山。
最后他一直行走在修真界。
直到有一天,让月族坠落在了迷雾之都。
理由很简单。
去迷雾之都清净。
陆水一直翻到了最后。
然后看到了:
我们分开了,我的记忆开始出现了障碍,需要将这一切记录下来。
看到这一句话,陆水眉头皱了起来。
“这是月写的?”
明并不在这里。
那么最可能的是月。
除非明月没有被分开过。
陆水往回翻了下,没有看到说为什么会出现记忆障碍。
“算了,上去看看吧,直接问对方。”
把书放了回去,陆水便一路往上。
别人的笔记本,他不打算带走。
如果是自传,那就直接带走了。
比如《剑一围棋传》。
不得不说,看了这么多书,还是剑一的自传最是好看。
可惜没有下一部。
狗子的神魔传记倒是在连载,可不是人看的。
随后陆水来来到了第七层。
第六层确实知道了一些事,陆跟那个唯一真神是有关系的。
具体是什么,可以去唯一真神的神域看一下。
然后再回去找找关于陆家先祖的记载。
第七层跟下面的就不一样了。
在陆水眼中,这里什么都没有。
空荡荡的,如同一间封闭的房间。
而在房间的对面有一扇门。
很普通的一扇门。
看到这门,陆水自然就回忆起了跟明联系的时候。
几乎一模一样。
按照老规矩,陆水来到门前,敲了几下。
咚咚!
很平稳的敲门声。
敲门声一响,陆水就听到了回应。
“有人?”是女性的声音。
陆水笑了笑道:
“前两天,是你在请求连接?”
他拿出椅子坐了下去,跟对面聊一聊远古时期的事,应该需要一些时间。
不过封闭的空间,坐在椅子上看着门。
有时候总感觉自己在被审问。
“你是什么人?”里面的声音传了出来。
很平稳,也没有任何掉线的感觉。
好像对方的通讯跟明完全不同。
明那种是深山里的网络,时有时无。
说着说着人可能就没了。
而这个人这里,那就是有线光纤,跟光一样快。
从不延迟。
“你想找什么人?”陆水反问道。
明是洒水找人。
而对方好像有明确的寻找目标。
“你听说过月族吗?”里面的声音传了出来。
“当年你把月族坠落在迷雾之都,修真界应该没有了月族才对。
你找的是跟月族同根同源的人?”陆水问道。
明就说过,慕家跟他们可能诞生在同一个地方。
或者说慕家先祖。
不过慕家只是普通人。
“所以你是吗?”里面的人问道。
“不是。”陆水不打算说别的,直接开口问道:
“你是明的另一半,月。
是吗?”
陆水的声音落下。
里面突然沉默了。
因为看不到对面的情况,陆水并不知道对方是什么表情。
“你,跟明交流过了?”等了一会,对面才又一次响起声音。
声音有一些惊讶。
陆水觉得自己猜的没有错。
“那么能告诉我,明不知道的另一半事吗?”这就是陆水想知道的。
明所知道的实在太少了。
不过对方说记忆出现障碍。
也不知道问题大不大。
“我确实是月,但是不知道之前的事,在我的脑海中,记得最清楚的只有一件事。”月的声音有些低。
“是什么?”陆水问道。
月居然直接失忆了,这让他有些无奈。
很快陆水就听到了月的声音:
“明,不能救。”
“为什么?”陆水有些好奇。
倒是没怎么震惊。
因为他一定要去明所在的地方看看。
这跟他能不能救没有关系。
“陆让明看守一样东西,很重要的东西。
这东西一直都在,我感觉到明已经开始忘记这个东西了。
他要离开那个地方。
不能离开。”月的声音带着一丝着急:
“明只能被救,无法自己出来。
所以明不能救。”
听到这个陆水很诧异:
“明在守护什么?
你怎么知道守护还没有结束?
陆已经死了。”
陆死了,所有人都知道。
“感觉,那种感觉还没有出现,世界的变化让明有了联系外界的能力,所以我才试着插手。
明忘记了太多,但是现在不是救他出来的时候。
你可以告诉他,你告诉他还不是出来的时候。
他会理解的。”
“你确定他会理解?”
“确定。”顿了下,月继续道:
“因为我就是他。”
陆水:“……”
月族真的是让人不太了解。
“明到底在守着什么?又为什么而守?”陆水问道。
下次去慕家,自然能跟明联系,所以他要弄清楚大概是怎么回事。
当然,他对陆留下的东西,也很好奇。
“我不知道,不过你可以来月族,月族应该有记录。
明开始忘记事,我甚至忘记了自己。
我无法回答你。”月的声音缓缓传了出来。
“月族在迷雾之都,我现在进不去。
有线索吗?”陆水问。
离他去迷雾之都,应该还有很长很长的一段时间。
一旦进去,需要花不少时间。
所以,只能放在以后。
“迷都。”月的声音传了出来。
“迷都?”陆水问。
“嗯,迷都,只要弄清楚迷都是什么,或许就能知道明在守护什么。”月开口道。
迷都是什么?
这个还真是让人疑惑的事。
他问过剑一这个问题。
剑一让他去迷雾之都看看。
现在为了不用去月族,只要弄清迷都就好。
这是在为难他。
“如果我让你跟明对话,会如何?”陆水没打算问迷都了,直接想别的办法:
“这样你们可能会记起什么吗?”
“你可以试试,不过在我的记忆中,应该不太可能。”月开口说道。
陆水点头,行不行试试就好。
随后陆水想起了雅月手上的印记,好奇的问了句:
“明之前在一个人身上留下印记,你发了什么过去?”
“印记?”月想了想道:
“让他们不要救明。
我能察觉到,明开始影响外界。
应该有人联系了明,而且有一定可能能够救出明。
一旦救出,我也不知道会如何。”
陆水摇了摇头,看来是得不到太多的事。
不过倒是可以试着把两个人连接到一起。
能让他们记起所有那一切就容易了。
陆到底会让明守着什么。
陆水很好奇。
不过月的话,慕雪肯定是收到了。
只是看她样子,没有插手的意思。
也好。
省得打乱他的计划。
妇道人家,哪里知道那么多,乖乖的当小媳妇吧。
愚蠢的慕雪啊。
我的妻。
*******
有月票吗?